buiter29_DANIEL ROLANDAFP via Getty Images_ecb DANIEL ROLANDAFP via Getty Images

反对绿色中央银行的案例

纽约—无论如何,中央银行的行动须随着气候变化而变,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气候变化会产生新限制,带来新形式的公共和私人经济活动。而央行的主要职能不应改变,它们也不应采取“绿色”目标,这可能会破坏对其传统目标的追求:金融稳定和物价稳定(在美国,央行的双重使命就是稳定物价和最大化就业率)。

在未来几十年里,气候变化将是一个决定性的全球问题,毕竟我们远没有建成一个低碳、气候适应性强的世界。温室气体排放的三个特点将阻碍我们做出正确的反应。首先,廉价能源的利益是在当下享受的,而代价在未来才会浮现,比如全球变暖。其次,好处是“局部的”,只有温室气体排放国能享受,而代价是全球性的,这便是典型的外部性。第三,限制温室气体排放最有效的方法会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不合理的负担,而在政治上,贫穷国家几乎没有得到补偿。

消除气候变化外部性最有效的方法是采取有针对性的财政和监管措施,庇古税或可交易配额就可以有效推动温室气体减排。很难想象耶鲁大学的威廉·诺德豪斯提倡的全球碳税在没有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大规模转移财富的情况下发挥作用,但这一政策必须在全球普及,针对能源使用和排放的规则和法规可以补充绿色税收和配额,公共支出可以支持我们需要的绿色技术的研发。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iOYt7v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