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八月冲突之后

中东战争的尘埃从未落定。每当偶尔闪现出瞬间的希望¾就像平息黎巴嫩冲突的联合国1701号决议让人们看到了曙光¾人们真的应该抓住机会认真思考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期望一场负责任的辩论能够对当权者造成影响。

就从美国说起吧。乔治·W·布什总统既拿不出可行的方案,也提不出令人心动的口号和名词。近年来充斥着他平庸的创意:“对恐怖主义的全球战争”(GWOT)、“路线图”、“中东伙伴关系计划”(MEPI)、“泛中东和北非倡议”(BMENA)¾也就是原来的“泛中东倡议”(GMEI)¾“民主支持的对话”(DAD)等等诸如此类。他在以色列和真主党交战正酣之际最新提出的幻想被命名为“新中东计划”(NME),在这项计划里,美国的委托人以色列、埃及、约旦和沙特阿拉伯被当成了地区秩序的支撑力量。

但正如他在五年前纽约和华盛顿遭袭后提出的所有计划一样,“新中东计划”从一开始就麻烦重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在宣布该计划诞生的同时,否决了黎巴嫩立即停火的提案。她不恰当的时间选择让新计划毫无诚意可言。在这项计划诞生的同时,成千上万的平民百姓在以色列高效但却无情的炮火和空袭中流离失所、无辜丧命或者身负重伤。

“新中东计划”令三位阿拉伯伙伴深感不安,它们都迫不及待地同这项由美国提出的计划划清界限。沙特阿拉伯在沉默了近两个星期后,终于宣布捐款5亿美元重建被战火摧毁的黎巴嫩区域,不仅如此,沙特还承诺拨出10亿美元支持岌岌可危的黎巴嫩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