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drik196_akindoGetty Images_worldbusiness

在超全球化的废墟上产生更好的全球化

剑桥—现在普遍认为 1990 年代后的超全球化(hyper-globalization)时代已经结束。 新冠大流行和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使全球市场沦为国家目标(尤其是公共卫生和国家安全)之下次要的辅助角色。但是,所有关于去全球化的讨论都不应该让我们对当前危机实际上可能产生更好的全球化的可能性视而不见。

事实上,自 2007-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超全球化一直在倒退。 2007 年之后,贸易占世界 GDP 的比重开始下降,中国的出口占-GDP之比大幅下降了 16 个百分点。全球价值链停止传播。国际资本流动从未恢复到 2007 年前的高度。公开反对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政客在发达经济体中变得更有影响力。

超全球化在其诸多矛盾中崩溃了。首先,专业化的收益与生产多样化的收益之间存在紧张。比较优势原理认为,国家应该专注于目前擅长的产品。但长线发展思维表明,政府反而应该推动国民经济去生产较富裕国家所生产的东西。结果是最成功的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的干预主义政策与世界贸易体系所奉行的“自由”原则之间发生了冲突。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Subscribe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https://prosyn.org/wb8pe4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