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同化以后

人类的迁徙与我们的历史一样悠久,即便移民到遥远、陌生的国度也毫不新奇。19世纪,成百上千万的欧洲人前往美洲,特别是美国寻找自由和繁荣。但今天的移民规模是前所未有的,移民们常常跨越了巨大的文化障碍-而且没有特定的目标。

地中海的非洲船民常常不清楚自己想去哪里:意大利、德国还是英国。即便像西班牙和法国的北非移民或德国的土耳其移民那样清楚自己的目的地,他们的首要目标也是摆脱国内的绝望窘境,而不是易地而居。

这种现代形式的迁徙给接收国造成了很多麻烦,甚至成了欧洲目前最严重的社会问题,因为没人知道该怎样处理由此产生的文化冲突。

曾几何时,北美洲,特别是美国,成了解决问题的样板。他们提出了"熔炉"概念:不同的人为美国文化做出自己的贡献,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尽力接受现实,融入美国社会。当小孙孙问起20世纪初移民美国的俄国妇女,他们的祖先是不是和朝圣者一起坐着"五月花"号轮船到达美国时,她回答说:"不是,我们的船有个不一样的名字,但我们现在都是美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