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的免疫

阿克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丢掉了工作。英国对银行实行国有化。爱尔兰,匈牙利,冰岛等一度腾飞的小型经济体垮掉了。甚至连生机勃勃的中国和印度也在放慢增长速度,雄心被抑制,美梦正破碎。

但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却几乎看不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虽然这场危机正在毁掉资本主义世界。

在时髦的非洲城市,住宅房屋的价格依然高不可攀。例如,比起克里夫兰或是美国心脏地带其他城市里类似的房子,坎帕拉和阿克拉城里一栋典型的西式房屋现在的价格要高出一到两倍,这令人惊奇。 从马德里到都柏林,从迈阿密到洛杉矶,房价一路狂跌,而非洲房价却接近或者正处于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比起身负重债的美国和欧洲银行,非洲银行坚如磐石。当国际银行家们因为发放了大批不良贷款而破产的时候,非洲银行家坚持采用老派方法来赚取利润:付给存款人很少的利息,同时通过购买有担保的政府债务来获得大额差价, 这些债务会带来健康稳定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