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icians walk through solar panels SEYLLOU/AFP/Getty Images

加快非洲能源转型

巴黎—在非洲大部,从化石燃料向更清洁的能源形式的转型被视为一项环境当务之急。化石燃料在一些地区占能源构成的大多数——高达70%——非洲的形势确实非常不利于生态。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但从经济上说,非洲也迫切需要能源转型。非洲每年的石油补贴高达500亿美元左右,相当于全洲GDP的1.5%。这笔钱足以为3亿人提供太阳能。如果非洲能够实现能源组合再平衡,逐渐摆脱碳氢化合物,那么这些补贴就能转作其他用途,产生环境和经济效益。

如今,石油出口国和进口国都无法避免受到价格冲击的影响。2015年,比如,石油价格迅速下跌,非洲能源进口国的石油支出有所下降,而出口国则蒙受经济损失。当结果反弹时,关系正好相反,能源出口国收入增加,而进口国难以维持消费水平。

这是一个毫无必要的循环。将更清洁的电力纳入国家能源体系不但能够提高地方产能;还能释放更多碳氢化合物用于出口。由此获得的收入可以投资于新型绿色电力。这一转型需要石油部门的合作,有望对社会经济进步起到刺激作用。

收益最大的某些地区的电气化。在这些地区,以目前的配电系统,可以说是还生活在黑暗时代。如今只有30%的非洲地区能够获得可靠电力。但非洲建成太阳能装机容量据估计达到了十万亿瓦,可以大大扩大电力的普及。事实上,据某些估算,到2030年,太阳能发电量可以提高15到62十亿瓦。

化石燃料无法在短时间内退出,但如果能源组合中的太阳能比重能够显著提高,将给非洲带来的巨大的经济优势,特别是在农业是最重要的经济部门的地区。电气化农业区能够便利农作物的储存和 运输,改善粮食安全,提高农民的收入能力。

在实现能源组合的再平衡的过程中,非洲拥有一个相对于发达经济体的重要优势:非洲是一块白板。历史包袱相对较小是使绿色电力成为非洲最佳能源选择的主要原因。尽管每个国家都必须平衡自身的能源需求,但依靠可再生资源(特别是太阳能),对于促进全非洲快速经济发展来说是性价比最高的策略。

这一潜力有多大?从非洲已经开始运行的少数光伏发电厂可见一斑。比如,塞内加尔的Senergy 2太阳能电站向塞内加尔电网出售的电价能让能源总成本下降50%。类似的太阳能方案也被非洲电信公司用于给通讯塔供电

加快从碳氢化合物到绿色能源的转型的最佳办法是将一部分国家石油补贴用于可再生能源。这将带来更强的激励去降低化石燃料消费,同时鼓励绿色能源产出的投资和增长。此外,对非洲农村地区来说,这类政策还有助于让社区摆脱黑暗,建造其他经济增长所需要的重要基础设施。

但尽管可再生能源是非洲长期繁荣的关键,非洲向清洁电力的转型也不应该立刻一刀切地否定碳氢化合物。石油部门仍将扮演重要的角色。非洲需要石油业的经验来完成能源转型。而由于化石燃料仍然是非洲能源组合的一部分,因此也必须鼓励石油业向清洁化方向发展。

这听上去像是一个不可能的联盟。但在全非洲的决策者寻找确保清洁能源的充足供给,以保证高速、包容的经济增长和环境可持续性之际,他们也许会发现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新旧能源业的合作可能是能够推动非洲向前的唯一引擎。

http://prosyn.org/CmPXqr1/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