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ters wait in line in Rwanda Simon Maina/Getty Images

非洲自由民主可以等

雅温得—非洲决策者明白,强大的经济和政治领导是增长和稳定的关键。多年来,非洲经济表现一直好于预期,这便是致力于改善治理的结果。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保持这一势头。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当前的战略没有提供充分的答案。在最近的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非洲经济会议上,领导人承诺继续将治理改革列为非洲日程的重中之重,但他们并没有给出路线图。从我的角度看,这一空白是一次思考新治理范式的机会,包括那些借鉴两大热门模式——“华盛顿共识”和“北京模式”的范式。

长期以来,发展实践家一直在争论那种模式是最好的改革框架。简言之,“治理”指的是一个动态规则、结构和过程框架,以帮助政府管理经济、政治和行政事务。

但对于政府应该注重哪些原则,不同的方法有不同的看法。西方所领衔的模式优先关注人权和民主,而中国所主推的模式更关注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

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仍然是非洲首要捐助国的美国,开始更加注重中国所中意的原则——如政治稳定、贸易和反恐——而非人权。原因在于北京模式在短期和中期对非洲更有利。尽管承认这一点未必讨好,但特朗普不无道理。

简言之,粮食、住所、健康和良好的卫生设施对于大部分非洲人来说要比投票权更加重要。此外,只有当人口比较富裕,并形成了一个健康的中产阶级时,才能充分地要求民主所提供的权利。讽刺的是,在非洲构建强大中产阶级的最佳方式便是在各个层面采取中国模式所推行的原则。

对非洲来说,调整治理方针、接受后华盛顿共识需要其领导人致力于改善机构效率和经济管理。

第一组改革应该包括与国际合作伙伴划定明确的主权边界。比如,非洲与西方捐助国的关系,在历史上将个体权利置于国家权利之上。但在我看来,个体权利不应该超越主权权利。因为影响少数人的法律而惩罚整个国家效果会适得其反。

这种集体惩罚的一个例子发生在2014年的乌干达,因为乌干达政府实施了同性恋入罪的立法,世界银行冻结了约9,000万美元贷款。当时,乌干达政府发言人表示,世界银行“不应该绑架其成员”接受西方价值观。但是,当治理模式完全以华盛顿共识的标准来评判时,就几乎别无选择。

同时,第二组改革优先考虑经济权利而非政治权利。比如,管理经济的政客不应该有任期限制。不管是新加坡还是中国,都不是民主国家;但两国领导人运用他们的政治权力去改善生活水平。在经济改革进行中期迫使领导人下台可能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这些都不是牵强附会。如今,在被广泛认为是非洲成功故事之一的卢旺达,领导人通过放弃华盛顿共识的治理方针,成功改善了稳定。

从政治上看,卢旺达强大、有组织、有纪律,但不自由。总统卡加梅在去年的大选中以压倒性优势连任与其说源自民主,不如说源自权力。尽管卡加梅保持着很高的支持率,但他的政府被批在选举期间扼杀言论自由、压迫人权。我从中得出的结论不是人权不重要,而是政治纪律和不完美的民主形式,在面临经济和机构治理持续改善的权衡面前也是可接受的。

我们应该在理智上保持坦诚,实话实说。卢旺达人民不必因为重视经济和行政强势甚于公平选举而感到羞愧。因此,其他非洲国家寻求改革治理模式时所面临的问题是在多大程度上效仿卢旺达的方针。

华盛顿共识也好,北京模式也好,都不是答案的全部。但是,卢旺达证明,如果纪律和坚强的领导能够改善生活、提供公共品,那么也许自由民主应该作为一项长期的重点。

http://prosyn.org/fHUZuNP/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