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h African Union-European Union Summit 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重置非洲-欧洲关系

约翰内斯堡—10月,欧盟宣布计划了一项在向非洲投资400亿欧元的计划,这是一项非洲“马歇尔计划”,将提振非洲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岗位,最终缓解非洲年轻人向欧洲的移民。“光靠说无法让移民留在家里,”欧洲议会主席塔雅尼(Antonio Tajani),“我们比给他们过上体面生活的机会。”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塔雅尼是对的。不幸的是,他的方针是错的。

近60年来,初衷良好的外国政府——其中许多来自欧洲——向非洲投入了巨额资金,但收效甚微。非洲发展挑战的持续解决方案当然需要资金,但也需要对与外国合作伙伴的关系做出重要调整。其中非洲与欧洲的关系最需要调整。

问题比金钱深刻得多;甚至有人会说这是个哲学问题。非洲和欧洲的关系由来已久,充满了复杂性和阵痛。欧洲将它的治理体系、价值观,后来又将它的贸易方针强加给非洲,一直说非洲人需要训练,需要现代化,需要强调“能力建设”。这一庇护式的合作关系早已不合时宜,改变这一动态至关重要。

第五次非盟-欧盟峰会于上周在科特迪瓦的阿比让落下帷幕。类似的会议是很好的起点。在这次非盟-欧盟峰会上,“投资于年轻人”成为焦点主题,也让人们看到了双方的复杂联系。一个清晰的结论是:欧盟当前的非洲移民问题解决方案已经过时了。如果欧洲用来解决移民挑战的战略完全依赖金钱,那是注定要失败的。

殖民地时代的倾斜的非欧关系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欧洲需要非洲甚于非洲需要欧洲,特别是在人力资本方面。

在未来十五年中,有4.4亿非洲人将进入劳动力市场,而欧洲只有7,200万人。非洲的求职者需要工作,而欧洲有工作。老龄化的人口已经开始影响欧洲的增长,而随着劳动力人数的下降,岗位空缺预计将成倍增长。甚至很有可能,从长期看,欧洲退休者的看护需要非洲年轻人来买单。这些人口差异意味着重新思考经济和政治关系具有很大的潜在收益。

如果没有移民,欧洲福利国家所依赖的再分配政策将无法面对当前的老龄化率。不但照顾日已老化的人口将变得更加困难;获取足够收入来为社会保障体系提供资金也将随着赡养比的上升而日益艰难。强调流动性的移民政策是支持欧洲工业、家庭消费以及最终的社会福利融资的关键。

中国和印度等战略性竞争者已经认识到非洲年轻人的人力资本潜力,欧洲必须迅速行动起来,吸引和挽留——而不是抵制——非洲专业人士。每年有375,000非洲学生出国留学,其中很多人毕业后将会创业并在全球化的经济中找到一席之地。美国、加拿大、中国、中东以及非洲本身都已经开始日益激烈地争夺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高流动性学生。

正如十六世纪的欧洲需要非洲的黄金,没有非洲侨民,二十一世纪的欧洲将步履维艰。除了非洲,世界上还有哪个地区能够为饱受需求下降和/或国内和传统出口市场增长纷纷放缓之苦的欧洲国家提供类似的市场潜力?

因此,对欧洲来说,欧洲切不可陷入政治算计,在这方面它争不过其他经济体。相反,欧洲应该致力于互惠共赢的就业机制,从而实现两大洲人员和文化优势最大化,最主要的就是要通过技能转移实现。

欧洲承认其对非洲的需要是必不可少的范式转变,我们希望,这能够带来理性的合作。在一个日益不确定的世界中,非洲和欧洲能够通过改变合作基础,为更加明智的伙伴关系奠定基础。

如果无法实现这一点,代价将相当高昂。但大部分代价都会由欧洲来承担。其他合作伙伴早已开始追逐人才,失去机会影响最大的并不是非洲。

http://prosyn.org/61yqZf9/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