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身处危险中的非洲

亚的斯亚贝巴——气候变化最先、也最沉重地打击了非洲这块从未造成过气候变化的大陆。

除南极洲以外,非洲恐怕是唯一一块尚未实现工业化的大陆。事实上,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非洲大陆的工业化进程就总体而言已经发生了逆转。非洲也因此没有在以碳为基础的工业化温室气体积累中扮演任何角色。此外,非洲目前的碳排放也微乎其微,非洲所有的碳排放几乎全部来自森林砍伐以及森林和农田的逐步退化。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气候变化对非洲的打击却最大,因为它严重影响到非洲大陆脆弱的农业部门,而农业部门养活了70%的非洲人口。对全球变暖可能影响的所有预测都表明非洲大部分地区将会更加干旱,而从整体而言非洲大陆将出现更为剧烈的气候变化。

我们已经知道周期性干旱对数千万非洲民众生活所造成的影响。因此我们可以想见气候变干可能对农业造成的影响。与现有状况相比,这一生死攸关的经济领域的稳定性将会进一步下降。

非洲遭受的打击不但最重,而且也最早。实际上,人们已经在遭受惧怕已久的气候变化的影响。东非绝大部分地区都在发生旱灾——这场旱灾与气候变化有着直接的关系,而且也比以往更加严重。

即将开始的气候谈判应当针对非洲和同样脆弱的世界贫困地区所出现的具体情况。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要将全球变暖控制在看似不可避免的两摄氏度的范围之内,如果超出这个幅度,它所带来的环境灾难就会使贫困和脆弱国家无法承受。其次,应该为贫困和脆弱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充足的资源,以便使它们能够适应气候的变化。

总体而言由发达国家活动所造成的气候变化已经加大了贫困和脆弱国家战胜贫困的难度,导致发展环境进一步恶化。由此造成的损失无论花多少钱都无法弥补。但投入充足的资金减轻损失或许能够部分解决问题。

因此,发达国家也有义务向贫困脆弱国家及地区支付部分弥补气候变化所需投资的相关赔偿。

人们对上述国家所要求的投资规模做出了各种猜想。一种保守的估计提出到2015年前每年投资500亿美元,到2020年及以后则增加到1000亿美元——这一提案之所以有可能被采纳也正是因为它比较保守。2010-2015年间将实行过渡性融资计划。

有人提出特别是在当前的经济困境下,发达国家拿不出这么大的数目。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提出贫困国家和地区发展前景所遭受的损失达不到支付调整费用的补偿额。原因非常明显:所造成的损失数倍于所要求补偿的数额。

即便如此,仍有人提出无论损失的实际数额怎样,发达国家目前都无法支付这笔金额。可我们都知道这些国家和它们的央行有能力在数月之内耗费数万亿美元的巨资来救助它们在经济运行平稳时赚取了超额利润的银行。好日子结束时,纳税人和政府准备救援它们,确保它们继续得到额外的津贴。

如果发达国家能拿出数万亿美元清理银行的混乱局面,那么它又怎么可能拿不出区区数十亿美元来为自己制造的威胁到世界民众生存的混乱局面缮后?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显然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有没有相关的资源,而在于资源分配的顺序恰不恰当。问题的关键是在某些人价值取向中认为应当救援银行,哪怕银行希望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为自己造成的混乱负责,也不应该补偿世界最贫困的民众,他们的生存已经在发达国家所造成的混乱中受到了威胁。

我无法相信发达国家的民众在了解事实真相后,会支持援助银行而反对对贫困国家地区给予部分的补偿。我无法相信他们会放任这种不公平的现象。如果他们没有表达对这种不公平现象的愤怒,那只能是因为他们还不完全了解事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