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富汗产妇之死

    咯布尔--如今在阿富汗的巴达科善,每十万名新生儿中就有六千五百名年轻母亲死亡。这是一个世界记录,全球无出其右者。在阿富汗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产妇死亡率继续位居世界最高。

    阿富汗百分之七十五左右新生儿死亡是由于缺少食物、温暖以及关爱。缺少爱怜的女孩子情况最差。在阿富汗整个国家,每二十七分钟就有一名妇女因怀孕死亡。这一频率可能更高,因为许多死亡案例根本就没有记录在案。许多人、也许是大多数人都不到十六岁。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人们把阿富汗如今近乎所有的灾祸都推到塔利班身上。但是,塔利班已经被正式推翻七年了,为何情况还是如此糟糕?

    在咯布尔和希拉特并不乏全球化以及现代化东西。手机到处都有,还有卖“阿富汗可乐”的混合饮料,互联网有时也可以运转,还有自动取款机,四轮驱动汽车,五星级酒店以及私人银行的广告。

    几十亿美元的援助改善了城市地区,在那里建立了医疗设施并且培训了助产士。但是产妇的整体死亡率几乎没有改变。一名大夫告诉我说,手脚麻利的助产士或护士宁愿在咯布尔失业也不愿意困在偏僻乡村。但是大多数阿富汗人都居住在偏僻乡村。人们只有骑着毛驴颠簸一天才能到达巴达科善的村落。

    这一困境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主要是缺乏基础设施和地方经济条件。但是还必须要解决文化上的问题,因为性别歧视是产妇死亡最为重要的原因。

    在阿富汗社会中,歧视从出生就开始了。一个明显的原因是男孩子一辈子注定要赡养双亲及其大多数家人,因此就是一项长久投资,而女孩子会尽快外嫁出去。人们把喂养女孩子看作实际上是照看他人的财产。

    我有一次听说了一个臀位分娩的事情。传统的助产士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她把婴儿的身子扭了出来,头却断开留在了母亲的子宫之内。尽管她住的地方离贾拉拉巴德并不远,但是还是花了六天时间才把她送到了那里的一家医院。她还是活了下来,但是落下了严重的并发症,包括永久性瘘管。这就让她一辈子隔绝于家人,痛苦不堪。

    人们可以从许多层面来看待这一悲剧,一个比一个伤心。但是人民应该看到这一事情发生在一个医疗站附近。当助产士看到孩子是头先出来的时候,她就马上应该知道她基本上无法让母子双全。即使在那以前,她也应该注意到孩子没有正常转身,同时会有大问题。

这就意味着有人、要么是丈夫要么是婆婆已经决定不把那个年轻妈妈送到医院,而是让她忍受非人道的痛苦将近一个星期。

    解决办法并不是仅仅修建更多的医院,而是同时改变对妇女根深蒂固的鄙视。而且令人难过的是,情况在过去三十年中情况每况愈下。阿富汗特殊的伊斯兰教派加上该国赤贫和战争遗留下来的问题使得前伊斯兰厌恶女人的传统愈发严重。

    产妇死亡是这一复杂局面罪恶的后果。法律体系、学校以及媒体或许会带来变化,但是没有一个政府机构重视这一问题并且展开有效的行动。根本原因再简单不过了,那就是人们不珍惜妇女的生命,即使妇女本身也把自己的痛苦视为在劫难逃。

    现在阿富汗所需要的是调查每一宗死亡,并且立法规定,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禁止妇女和儿童(或者由於女孩子经常在十四岁就结婚,所以更加准确地说是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寻求医疗是犯罪行为。我担心,监狱将会充满了施暴的丈夫们以及寻求报复的婆婆(我遗憾地这样说)。通过公共媒体进行健康教育并且传播到偏远地区是当务之急。但是这一重点却被商业优先取而代之,受到了忽略。

    当然,对文化提出疑问是在政治上不准确的行为。但是,在完全不能接受的问题上,无论发生在哪里,我们都必须拒绝向无知低头。然而我们在阿富汗消极地目睹这一情况。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是不是仅仅因为某些表面上的传统做法就允许女人在身体发育健全之前就结婚,并且在她们生产的时候拒绝提供医疗,是否多样性就可以让女人残忍地死亡并对她们施加无理的暴力呢?

    人们必需把解决阿富汗的产妇死亡问题作为全球性优先重点。归根到底,允许妇女遭受残忍对待的社会还将会是普遍暴力的温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