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平权欧洲

高居不下的失业率和鲁莽的警察执法为法国的暴力冲突火上浇油。这反映了社会一体化法国模式的彻底失败。然而,发生在欧洲其它地方的暴力,例如7月的伦敦爆炸和2004年11月荷兰电影制作人在阿姆斯特丹街头被残忍地谋杀,已经用痛苦的明了方式见证了欧洲在少数族裔融合上的失败。

随着暴乱在法国的逐渐平息,法国的政治家们又开始为何去何从而苦恼。40年前,当对黑人和白人在法律上的隔离制度正式终结后,美国也面临过类似的问题。然而,美国的应对表明民族融合不能被看作是一条单行道。除了对少数族裔加入主流社会实行法律上的保障外,社会也必须自愿为其所有的公民腾出空间。

作为一种可资效仿的模式,欧洲应该仔细考察美国为给黑人提供机会而实施的所谓“平权(affirmative action)” 政策。平权,或又被称作“积极差别待遇(positive discrimination)”,开始于大学录取。但是,在1970年代早期,尼克松总统扩大了平权的范围。

其结果是种族划分开始被接受成为一种积极的因素。这不仅表现在大学录取过程中,也被贯彻到了公共采购决策、对小型企业的信贷和政府雇用等方面。早期平权背后的理由是:经过长期系统性的不公正,仅仅依靠将种族和性别歧视非法化还并不足以保证所有人的机会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