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权欧洲

高居不下的失业率和鲁莽的警察执法为法国的暴力冲突火上浇油。这反映了社会一体化法国模式的彻底失败。然而,发生在欧洲其它地方的暴力,例如7月的伦敦爆炸和2004年11月荷兰电影制作人在阿姆斯特丹街头被残忍地谋杀,已经用痛苦的明了方式见证了欧洲在少数族裔融合上的失败。

随着暴乱在法国的逐渐平息,法国的政治家们又开始为何去何从而苦恼。40年前,当对黑人和白人在法律上的隔离制度正式终结后,美国也面临过类似的问题。然而,美国的应对表明民族融合不能被看作是一条单行道。除了对少数族裔加入主流社会实行法律上的保障外,社会也必须自愿为其所有的公民腾出空间。

作为一种可资效仿的模式,欧洲应该仔细考察美国为给黑人提供机会而实施的所谓“平权(affirmative action)” 政策。平权,或又被称作“积极差别待遇(positive discrimination)”,开始于大学录取。但是,在1970年代早期,尼克松总统扩大了平权的范围。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n0e0cPh/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