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全球“新政”?

雅典—IMF终于承认它严重低估了紧缩给欧盟增长率带来的伤害,这表明纠正2008—2009年金融危机后发生的债务危机的根源的“正统”药方起到了弄巧成拙的效果。

传统智慧认为,就个别国家(或一组国家)而言,整合其财政意味着降低利率、货币贬值和改善贸易处境。但是,由于这无法同时在所有主要经济体发生——一个国家(或一组国家)的紧缩意味着其他国家产品需求下降——这些政策最终会导致以邻为壑局面。事实上,凯恩斯所反对的正是这一动态,正是它导致了20世纪30年代悲惨的大萧条。

当今问题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发达国家私人需求(特别是家庭消费)不振,不足以补偿紧缩带来的需求损失。在过去20年中,消费推动着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其占GDP比重达到了历史新高。

此外,美国、德国和日本等主要发达国家面临老龄化、福利国家规模太大等长期财政问题,制约着它们的需求管理能力。当前的货币宽松政策方向是对的,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起到扭转局势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