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鼠标带来的不平等

伦敦—教皇方济各在11月时警告说,“捍卫市场绝对自治权的意识形态”正在导致不平等性的快速扩大。他说得对吗?

从一个角度看,方济各显然是错误的:在许多情形中,国家间的不平等性在下降。比如,中国普通家庭就在赶超美国普通家庭(尽管仍有很大差距)。

但这样的例子并不能证明国家内部不平等性扩大的问题不重要。中国和美国都是非常不平等的社会,并且在变得越来越不平等。

在美国,收入分布两端的数字都令人震惊。最底层四分之一的美国家庭在过去25年中的实际(经通胀调整的)收入几乎没有增长。他们不再能够共享国家成长的果实。但是,同期最顶层1%美国人的实际收入几乎翻了三倍,占国民收入的比重达到了20%,这是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