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反思货币化戒条

发自伦敦——如今人们已经对美联储“缩减”资产收购计划的步骤进行了充分的讨论,而注意力也将逐渐转向对利率上升的预期方面。但同时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央行们将如何达到一个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最终“出口”,并把在非常规货币政策下过度膨胀的资产负债表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对许多人来说,一个更大的问题必须得到处理。美联储的缩减仅仅是减缓了其资产负债表的增速。如果想回到危机前水平的话,当局还要发行价值3万亿美元的债券。

但一个很少被承认的真相就是各大央行其实无需去缩减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它们可以长期保持更大的规模;而对一些国家来说,这种长期大规模状况将有助于减轻公共债务负担。

正如卡门·莱因哈特与肯尼思·罗格夫最近发表的一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论文所指出的那样,那些发达经济都面临着一些无法仅仅借助一系列紧缩,拖延和增长就能消除的债务负担。但如果一家央行也持有本国债券的话,那就再也不存在什么纯粹的公共债务责任了。央行为政府所有,因此等于政府自己向自己借债, 而利息支出又以央行利息收入的形式返还给了政府。即便央行持有的政府债券被转化成无息长期债券,也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但很显然一些从前发行的公共债权都不再需要偿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