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高科技、高接触经济

伦敦—最近的一份研究披露,英国最富的五个家庭的财富比最穷的20%英国人加起来还要多。在他们的财富中,有一些来自新企业;但其中有两个家庭是公爵和伯爵,他们的祖先拥有伦敦在十九世纪所扩张的土地。

城市和财富并不只是伦敦才有的现象。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新著《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指出,在过去四十年中,发达经济体的累积财富增长相对要快于收入。在许多国家,大部分财富——以及财富增量中的大头——都由住房和商业地产贡献,并且这些财富的大部分并不在于建筑的价值,而在于建筑所在城市土地的价值。

这或许有些奇怪。尽管我们生活在高科技互联网虚拟世界,但最实实在在的东西——土地仍在不停地上涨。但这其实并不矛盾:土地价格之所以上涨,正是因为快速的科技进步。在信息和通信技术(ICT)时代,我们难免会珍视ICT密集型经济无法创造的东西。

ICT带给了我们令人瞩目的新产品和服务;但是,正如麻省理工学院的埃里克·布莱恩约弗森(Eric Brynjolfsonn)和安德鲁·麦卡菲(Andrew McAfee)在他们的近著《第二次机器时代》(The Second Machine Age)中所令人信服地指出的,真正戏剧性的变化还没有到来,机器人和软件必将把大量工作岗位“自动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