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赞美碎片化

发自伦敦——新兴市场再次成为了众人的焦点。投资者和银行突然不愿为为经常账户赤字提供短期贷款融资。例如南非尽管经济增长缓慢,但不得不提高利率来吸引资金。土耳其的利率提升也非常引人注目。对它们以及其他新兴国家来说,2014年可能会被证明是动荡的一年。

如果波动变得极端,一些国家可能会考虑限制资本流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目前认为这个做法在特定的情况下可能有用。但根本问题在于如何应对短期资本流入所带来的影响。

直到最近,正统经济理论认为该问题是不成立的。人们赞美金融自由化就是因为它能使资本流向生产力最高的地方,从而促进国家和全球的增长。

但对资本账户自由化优点的实证支撑相当薄弱。经济史上最成功的发展故事——日本和韩国——就是靠着特色鲜明的国内金融管制和资本控制实现了数十年的高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