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特朗普经济学的阿克琉斯之踵

纽黑文—唐纳德·特朗普的经济战略存在严重缺陷。这位当选总统想要通过赤字支出在长期储蓄不足的美国重塑增长。这将进一步挤压国民储蓄,导致已然十分巨大的贸易缺口不可避免地继续扩大。

这一动态暴露了特朗普经济学的阿克琉斯之踵:公然倒向保护主义,而保护主义与保持美国经济增长无法摆脱的外部储蓄和贸易赤字依赖格格不入。

特朗普政策无法从前任手中获得一个强大而可靠的经济。自大衰退以来,复苏速度只有常规周期性反弹的一半——考虑到2008—09年间的巨大萎缩程度,复苏速度的萎靡尤其令人不安。而身为未来繁荣种子的储蓄仍然处于严重短缺状态。2006年年中,所谓的净国民储蓄率——经折旧调整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储蓄总和——仅为国民收入的2.4%。尽管相对2008—2011年间前所未有的负储蓄头寸而言这已经算得上是改善,但与二十世纪最后三十年6.3%的平均水平相比仍然相去甚远。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它解释了特朗普一直大加鞭挞的罪恶的贸易赤字。美国一方面缺少储蓄,一方面又渴望增长,因此必须从国外进口储蓄盈余。而吸引这一外国资本的唯一办法是通过大规模经常项目和贸易赤字。数字说明一切:自2000年国民储蓄大幅低于趋势水平以来,经常项目赤字平均值扩大到GDP的3.8%——是1970—1999年间1%的缺口水平的近四倍。类似地,净出口赤字——一国贸易失衡程度最广泛的指标——自2000年以来为GDP的4%,而二十世纪最后三十年间的平均水平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