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特朗普经济学的阿克琉斯之踵

纽黑文—唐纳德·特朗普的经济战略存在严重缺陷。这位当选总统想要通过赤字支出在长期储蓄不足的美国重塑增长。这将进一步挤压国民储蓄,导致已然十分巨大的贸易缺口不可避免地继续扩大。

这一动态暴露了特朗普经济学的阿克琉斯之踵:公然倒向保护主义,而保护主义与保持美国经济增长无法摆脱的外部储蓄和贸易赤字依赖格格不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特朗普政策无法从前任手中获得一个强大而可靠的经济。自大衰退以来,复苏速度只有常规周期性反弹的一半——考虑到2008—09年间的巨大萎缩程度,复苏速度的萎靡尤其令人不安。而身为未来繁荣种子的储蓄仍然处于严重短缺状态。2006年年中,所谓的净国民储蓄率——经折旧调整的企业、家庭和政府储蓄总和——仅为国民收入的2.4%。尽管相对2008—2011年间前所未有的负储蓄头寸而言这已经算得上是改善,但与二十世纪最后三十年6.3%的平均水平相比仍然相去甚远。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它解释了特朗普一直大加鞭挞的罪恶的贸易赤字。美国一方面缺少储蓄,一方面又渴望增长,因此必须从国外进口储蓄盈余。而吸引这一外国资本的唯一办法是通过大规模经常项目和贸易赤字。数字说明一切:自2000年国民储蓄大幅低于趋势水平以来,经常项目赤字平均值扩大到GDP的3.8%——是1970—1999年间1%的缺口水平的近四倍。类似地,净出口赤字——一国贸易失衡程度最广泛的指标——自2000年以来为GDP的4%,而二十世纪最后三十年间的平均水平为1.1%。

特朗普经济学具备了这一趋势倒转的因果关系。特朗普经济学关注贸易赤字的具体国家来源(如中国和墨西哥),但忽视了这些双边赤字只是更深层次的美国储蓄问题的症候这一基本点。假设有朝一日美国通过关税和其他保护主义措施(包括特朗普所提出的重新谈判NAFTA和由墨西哥出钱修建边境墙)关闭与中国和墨西哥的贸易——它们分别是贸易赤字第一大和第四大来源。这无法解决美国由来已久的储蓄短缺,来自中国和墨西哥的贸易赤字将重新分配给其他国家——很有可能是成本更高的生产国。结果在效果上等价于对饱受挤压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增税。

简言之,多边问题无法通过双边方法解决。2015年,美国对101个国家存在贸易赤字——这是一个源自储蓄短缺的多边问题,它无法通过针对具体国家的“疗法”解决。这并不是说美国的贸易伙伴可以摆脱不公平行为的干系。但这确实意味着,如果美国不重新开始储蓄,解决似乎存在已久的贸易赤字问题——以及可归因于这些失衡的相关的国内就业损失问题——的希望十分有限。

可惜,情况将变得越发复杂。未来几年,特朗普经济学可能恶化美国的储蓄短缺。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税收基金会(Tax Foundation)和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分析都表明,按照特朗普经济计划计算,联邦预算赤字在未来十年将至少回升至GDP的7%。特朗普的高级经济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威尔布尔·罗斯(Wilbur Ross)在9月份的立场报告中指出,这些估算存在缺陷,因为它们没有考虑来自监管和能源改革的“促进增长的意外之喜”以及美国贸易赤字急剧收缩所带来额外收益。

事实上,纳瓦罗-罗斯的分析认为,将特朗普经济学所带来的促进增长的收入意外之喜的整整73%归因于未来十年间总体贸易平衡的大幅改善。但是,如上文所强调的,如果国民储蓄不出现巨大增长,这一前景非常可疑。创造性会计——供给侧经济学的长期招牌性行为——也不敢这么想。

这就引出了特朗普经济学最刺眼的逻辑混乱。在国民储蓄即将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的档口收紧贸易绝对是无济于事的。即使是最保守的联邦预算赤字估计也认为,已经饱受抑制的净国民储蓄率可能在2018—2019年间的某个时点重新滑入负区间。这将给经常项目和贸易赤字造成新的压力,使扭转就业和收入损失——政客马上就会将它归咎于美国的贸易伙伴——变得极其困难。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讽刺的是,在即将到来的负储蓄时代,美国将越来越依赖来自海外的盈余储蓄。如果特朗普政府将目标对准主要外国贷款人——即中国——其战略可能很快会适得其反。至少美国海外借贷条件将受到消极影响;这可能意味着利率升高——其迹象已经十分明显——最终则会令美元承受贬值压力。当然,最坏情形是全球贸易战升级。

保护主义、储蓄不足和赤字支出形成了一个极其有害的组合。在特朗普经济学统治下,让美国重新伟大将难于上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