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30年教育路线图

伦敦—今年早些时候,我访问了位于约旦的扎塔里(Zaatari)难民营。我遇见了一些儿童,他们告诉我教育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对被迫离开家园、失去一切的叙利亚年轻人来说,教育的意义远不止合格或分数;而是寄托着对未来的希望。

扎塔里难民营以及全世界的数百万儿童是全球教育机会融资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Financing Global Education Opportunity)工作的核心。我在去年9月加入了该委员会,它致力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第四项,即到2030年“确保包容和平等的高质量教育并推动全人类的终身学习机会。”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对于太多的儿童而言,这个目标仍然遥不可及。有如此多的发展问题需要我们关注,决策者应该时刻铭记,教育不但本身是一种好东西(good);而且也是其他众多发展收益的催化剂。

非洲古谚有云,教育女孩等于教育整个国家。确保儿童特别是女孩获得高质量教育能减少童婚、童工和剥削。教育也具有长期收益:除了增加政治参与,受过教育的儿童能带来智力资本并能在长大后追求创业机会,从而提振经济增长。

克服教育挑战必须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两大原则开始。

首先,“全人类”意味着我们必须关注落后的儿童。数百万儿童因为出身家庭或地区而辍学或只能得到劣等教育。据联合国难民高级委员,难民儿童辍学的可能性比收留国儿童高五倍。只有两个非洲国家,女孩完成小学教育的可能性不低于男孩。让这些儿童上学需要直指他们被排斥的问题、让学校真正得到开放和重要的新方针。

其次是“高质量”:教育必须是���效的,从而让儿童真正得到学习。对6,100万无法上小学的儿童来说,正规教育遥不可及。但是,同样紧迫的是,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民教育全球检测报告,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小学适龄儿童——2.5亿人——没有学到基础知识。这些儿童中有一半已经上了至少四年学。我们必须改善教学质量和教室条件、教会家长如何支持孩子的教育,以此消除教室和家中的学习壁垒。

坚守这两大原则需要增加投入。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估算政府必须将教育支出占国民收入的比重提高一倍才能完成2030年目标。这需要增加来自税收的收入、加强查漏补缺。出资国也需要兑现援助承诺,加强援助的定向性。比如,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教育援助流向了非洲,而那里的辍学儿童数量占全球的近三分之二。此外,目前教育预算常常呈现出累退特征,最贫穷国家的近一半支出流向了受教育程度最高的10%人口。

增加教育投入需要在两大关键领域采取行动。

首先,我们需要公平的融资,更多地投入早期看护和发展,这是回报潜力最大的领域。预算必须着重关注最受排斥的儿童,小学教育必须免费,以使人人都能上学。我们急需更多的透明度和问责,以使预算可见、社会能对学校治理问题发出声音。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其次,我们需要强化国内教育体系,以使政府自视为为公民提供开放的高质量学校的保证者,而不是自甘堕落为外部发展机构。特别是,我们应该推动政府和企业的合作以提振国内教育资源,清除阻碍政府融资途径的非法资本流,如逃税和跨境洗钱。

带着这些重点,教育委员会将在9月18日的联合国大会上发布它的建议,联合国秘书长将得到这些建议并据此行动。如果我们能够利用资金和政治意愿保证每个儿童,不论其收入、所在地或社会地位,都能学习,教育委员会就取得了成功。到了这一步,我们的工作才能宣告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