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多劳应多得

伯克利—在美国,生产和递送我们所消费的商品只需要十分之三的工人。我们提炼、种植、设计、建造、制作、打磨和运送的所有东西——一直到从饭店厨房泡一杯咖啡并送给餐桌前的顾客——是由大约30%的美国劳动力做的。

我们其他人把时间花在规划制造什么、决定把我们造出来的东西摆在哪里、履行个人服务、彼此谈话、追踪正在制造什么上,以便我们能够发现我们下一步需要做什么。而尽管我们显然拥有制造比我们需要的多得多的东西的能力,但我们似乎并不会富得发慌。现时代的一大悖论正是工人和中产阶级家庭在前无古人的丰裕时代仍然要为生活奔波。

我们发达国家的人要想满足基本需要易如反掌。我们有的是有机碳氢键,打破它们就能 给我们带来卡路里;我们有的是维生素和其他营养物质帮助我们保持健康;我们有的是居所让我们保持干燥;我们有的是衣服让我们保持温暖;我们有的是资本让我们(至少潜在地)拥有生产力;我们有的是娱乐项目让我们不至于无聊。我们生产所有这些,只需要平均每天花不到两小时走出家门去工作。

1930年,当凯恩斯的著名预言预测人类的“经济问题,即生存斗争”有可能“在一百年内得到解决,或至少看到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