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所有人的跨大西洋贸易

华盛顿—欧盟和美国之间关于成立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合作伙伴(TTIP)的谈判受到了广泛的欢迎。英国首相卡梅伦将TTIP称为“一代人只有一次的机会”,认为它将给欧盟和美国各带来800亿英镑的潜在收益,给世界其他地区带来850亿英镑的潜在收益。

对于一个等待世贸组织冗长的多哈回合最后结果已经不耐烦的世界来说,即使是双边计划也像是天降恩惠,特别是在《金融时报》最近所指出的“双边”关系包括了世界经济半壁江山的当下。但风险也是巨大的:TTIP协议可能伤害发展中国家的出口,除非欧盟和美国携手保护这些行动方的利益。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计划中的契约引起最多兴奋情绪的部分——其对强制性产品标准等监管壁垒的强调——实际上最应该引起关注。欧盟和美国关税很低——平均不到5%——因此进一步的优惠降税并不会严重影响其他国家。但是,在标准问题上——比如涉及安全、健康和环境的标准——市场准入标准是严酷且二分的:要么满足规定的标准,要么别来这里卖东西。

其结果是第三国企业的选择将取决于TTIP标准如何设置:通过协调(采取共同标准)还是通过互相承认(接受满足彼此规定标准的商品和服务)。第一种选择将让世界各地的生产者都能够利用规模经济的优势。但是,在一些场合,协调后的标准可能比某些国家原先的标准更加苛刻。

尽管新标准将适用于所有出口国供应商,但合规成本通常各不相同,这意味着更难以满足高标准的企业会遭受损失。20世纪90年代末,欧盟决定协调黄曲霉素标准(黄曲霉素是某些霉菌产生的有毒成分族),八个成员国——包括意大利、荷兰和西班牙——大幅度提高了国家标准,这或许就是非洲国家队欧洲的谷物、水果干和坚果对欧出口下降6.7亿美元的原因。

若采取互相承认,那么欧盟和美国将承认彼此的标准或合规评估程序,企业会在各种标准中选择不太苛刻的那种。如果该政策扩展到第三国企业,就会产生极大的自由化作用。比如,马来西亚电视生产商可能选择符合(比如)美国较易符合的安全标准,然后在欧美两地销售同样的产品,既享受了规模经济的好处,又降低了合规成本。

但是,如果TTIP将第三国企业排除在互相承认政策之外,那么它们相对欧洲和美股公司的竞争力将受到极大的削弱。事实上,我们的研究表明,若互相承诺协议包括严格的来源国限制,则地区内贸易将增加,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会削弱,发展中国家损失最大。

事实上,欧盟此前的不少承认协议(比如在专业服务标准方面)表明,过度约束的来源地规则很有问题大有问题。尽管获准在葡萄牙出售的巴西橙可以在整个欧盟出售,但获得葡萄牙执照的巴西工程师和会计师仍必须满足欧盟其他地区各自的执业要求,这迫使非欧洲工人忍受费时费力的官僚主义流程,不利于急需的劳动力流动。

此外,在关税和标准方面,世贸组织规则并不平等。尽管世贸组织规则保护着被双边和地区关税协定排除在外的国家,从而确保一体化市场不会获得其他附加的优势,但保护第三国免受强制性标准协议影响的保护措施几乎不存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即使没有国际法,欧盟和美国也可以采取两个动作确保TTIP不会损害发展中经济体。首先,它们可以同意不实施严格的来源地规则,这将使所有国家都能享受到双边互相承认协议的好处。其次,在考虑协调的领域,它们可以倾向于原始标准中较不苛刻的一个,除非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这样做不利于相关监管目标。这类似于世贸组织的脱离现行国际标准测试。

如果欧盟和美国实施了这两点,世界其他国家将可以带着希望而不是恐惧追踪TT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