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对宽容的战争

    阿姆斯特丹--当“宽容”成为像荷兰那样地方的一个滥用的名词时候,人们就会知道出现了大问题。荷兰人总是以作为地球上最为宽容的人而自豪。在平常的年份,没有人会反对女王贝娅特丽克丝去年圣诞节的讲话。当时,她呼吁宽容并且“尊重少数人群”。但是,荷兰右翼反穆斯林的自由党领导人怀德对于荷兰女王的“多元文化废话”极为反感,乃至于他想剥夺女王在政府中的宪法地位。

    怀德是一个受人追捧的蛊惑人心者,其领导的党派在荷兰议会中占据九个席位。他把可兰经和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一书相提并论,想要禁止穆斯林移民到荷兰,并且叫嚣说那些已经在荷兰国内的穆斯林如果想要留下来的话就应该撕掉一半的可兰经。在他的眼里,对伊斯兰的宽容就是绥靖。他认为,欧洲有被“伊斯兰化”的危险。他说,如果真正的欧洲人没有胆量站起来拯救西方文明的话,那么,“清真寺马上就要比教堂还要多了。”

    尽管怀德呼吁禁止可兰经,但是他和他的崇拜者们却声称相信言论自由是西方世界与生俱来的一个权利。贝娅特丽克丝女王声明,言论自由的权利并不自动意味着冒犯他人的权利。怀德不同意。他说,对于伊斯兰的批评无论有多么冒犯都不应当受到政治正确性的妨碍。

    怀德利用一切机会来检验穆斯林经常是很有限的宽容。他最近的挑衅行为是一部抨击伊斯兰的电影短片。这部电影还没有上演,但是已经在各地造成了恐慌。怀德古怪滑稽的动作在全世界得到了报导。这对于一个没有什么资历的荷兰政坛人物是不同寻常的。因此,荷兰在各国的大使馆正在准备暴力抗议,而政府则在考虑特殊的安全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