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们能养活世界吗?

伦敦—20世纪60年代,绿色革命——包括开发高产庄家品种、扩大灌溉基础设施以及将现代肥料和杀虫剂推广到发展中国家——刺激了全球农业产品产量。但饥饿阴影依然挥之不去,其中影响最大的因素是短缺和粮食价格波动。

据预计,2050年全球人口将突破90亿。获得食品安全意味着保证所有人都可以以负担得起的方式持续地获得合适的营养,不管土地和水资源的限制、气候变化和随着收入升高而逐渐流行的西方式资源密集型餐饮。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征服这些挑战绝不容易。但是,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协作鼓励创新、增强市场联系和支持小农和妇女建立高生产率、稳定、坚韧而平等的农业部门,实现可持续经济增长,保证所有人的粮食安全。

首先,公私部门必须增加研发投入,扩张和采用高效、易得、可负担的技术——不管是常规技术、中介技术还是新平台——满足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具体需要。由于未使用适宜土地已所剩无几,现有农地日益受到风化和流失,因此可持续集约化十分关键(即在提高庄稼产量的同时使用更少资源、最小化环境破坏)。

比如,保护性农业——旨在降低甚至消除破坏性和劳动密集性干涉,比如机械化耕作——可以在增加产量的同时保护脆弱土地免遭流失,并改善土壤肥力。在赞比亚,当地政府与私人扶贫慈善组织关爱世界(Concern Worldwide)一起开发了新的杂交种子,可以使每公顷玉米产量达到四五吨,而非洲的平均公顷产量只有一吨。

此外,小农——他们是高生产率、稳定、坚韧而平等的农业发展的关键——应该获得必要的工具和支持,从而在价值链中获得更多的好处,同时降低风险。这要求建立和维持公平、高效的投入和产出市场,让他们有机会和大农一样进入实体和虚拟市场,从而增加收入。

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与政府、国际组织、慈善基金会、私人产业和农民团体合作培训和支持了东部和西部非洲的五千多农业经营商,他们已开始以可负担的小包装销售关键投入品。结果,农民不再需要长途跋涉才能获得必需的供应。在肯尼亚某地区,2004年时农民需要走17公里才能找到农业经营商,而在3年后,只需要走4公里。

与此同时,小农还需要进入市场以公平价格出售收成的便利,而不是坐等中间商和低效政府机构盘剥。一种办法是建立某种形式的基于合同的农业合作组织去商谈公平价格。

政府也必须开发和实施政策以保证通常被正式食品工业边缘化的群体——妇女、年轻人、少数族裔和无地者——有可靠的方法得到足够的营养和参与农业生产的机会。作为农民、母亲、教育者和创新者,妇女是粮食生产、消费和未来粮食安全之间的关键纽带。事实上,让女性农民得到与男性一样多的资源能减少全世界1—1.5亿营养不良者。

最后,政治领袖必须在国际、地区、国家和地方层面不懈地最求这一日程。为此他们必须信守在G8、G20和非盟等国际机构中许下的承诺,增加农业发展投资,击败全球饥饿。类似地,他们必须为国家激励提供持续支持,从而鼓励进一步投资和合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2001—2009年在任的加纳总统库福尔(John Kufuor)堪称领导力的典范,他提振了在农业研究、农民教育和基础设施项目方面(如公路、仓库和冷库)的投资。结果,加纳的贫困人口比例从1991—92年的51.8%下降为2005—06年的28.5%。在过去25年中,加纳农业部门平均年增长率高达5%。

加纳的经验让我们有了乐观的理由。通过投资和传播创新技术、增强市场联系、鼓励远见卓识的领导并将目标定位在最需要帮助(童儿也是最有潜力)的群体,我们就能养活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