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欧洲”的胜利

意大利可能击败了法国获得了世界杯,但是真正的赢家是曾经被拉姆斯菲尔德所诟病的“老欧洲”。毕竟,谁会预料到世界杯冠军决赛在法国和意大利之间进行呢?这看起来好像是两个“欧洲病夫”的国家队觉得有义务改变它们国家在世界上的形象。

对于意大利而言,在几乎将意大利超级足球联赛毁于一旦的腐败丑闻之后,意大利国家队不得不在同胞们的心目中为这一运动平反。但是,就更为全球化的范围而言,这好像是“老欧洲”决定现在是拨乱反正、证明自己比世界上的新兴力量更为富有活力的时候了。

确实,在新的全球平衡中,足球已经成为超越体育的项目,欧洲卷土重来,咄咄逼人。过去四周以来在我们眼前所展现的是一个现代和简化了的力量平衡体系版本。这一体系在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统治着欧洲和世界。

如果足球及其顶峰时刻的世界杯已经成为全球化时代的大一统的宗教,那么,这一宗教尤其如此,因为它以一种非精神的方式满足了人类本性中矛盾的本能。足球渲染了个人崇拜以及对英雄的颂扬,但是,它同时又是对集体合作精神的赞美。足球要比其他任何集体活动更能够引导寻求占据当今时代的身份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