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拨开谜团

    约翰内斯堡--恐怖主义和全球气候变暖在许多人的心目中是对地球最大的威胁。在美国,布什政府想要为边境安全和移民执法增加经费将近20%。现在,花费在帮助纽约、新泽西以及康涅狄格州的公交系统防止和应对恐怖主义袭击的经费达到一亿五千万美元以上。

    但是国际恐怖主义每年杀害总共四百人。我们愿意花多少钱来降低这一死亡数目25%呢?十亿美元还是一千亿美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与此同时,决策者们云集夏威夷讨论一项气候变化条约来取代京都议定书。各个环境院外活动团体想要让下一个条约比京都议定书更进一步,而这一议定书已经每年让全世界花费一千八百亿美元。实际上,通过京都议定书或者相似的条约来减缓全球气候变暖的努力所带来的效果微不足道,只不过在2100年前把温度上升延迟七天而已。

    京都议定书的年度代价的十分之一,也就是美国用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预算的十分之一可以防止将近三千万新的艾滋病感染案例。同样的钱还可以用来帮助四百万今年会死于营养不良的人,两百五十万死于室内和室外空气污染的人,两百万由于缺乏铁、锌以及维他命A等微量营养素而死亡的人,或者两百万由于缺乏清洁饮用水而死亡的人。

    我们知道如何防止人们死于营养不良、污染、艾滋病以及霍乱。有效的战略简单便宜,基本上也就是一个把微量营养素、较为清洁的燃料、免费避孕套和蚊帐等所需要的东西送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的问题。由于我们资源有限,无法解决所有世界上的问题,因此死亡人数还是很多,而这些问题并非我们最大的问题。

    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帮助世界而并没有考虑它们是否最大程度地实现了它们的目标。它们仅仅是在政治现实和媒体注意力而非严格的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取舍来在它们所提供资金的用心良苦的项目之间确定优先项目。

    对于恐怖主义和气候变化惊慌失措并不让我们完全无视于其他地球所面临的问题,但是我们的恐惧的确扭曲了我们审视大局的镜面。我希望,作为“哥本哈根共识”项目的一部分,当五月份国际经济学家们举行圆桌会议评估全球挑战不同的五十多个解决方案之时会形成一个清晰的大局观点。

    与会者将会利用成本收益分析来评估不同的战略。其结果将会是分清轻重缓急的不同方案,表明哪些项目与其成本相比具有最大的收益。世界是否会一股脑儿达成另一个京都议定书形式的协议吗?我们是否应该把空气污染作为我们最为优先的问题?

    有些人强烈反对使用经济工具来评估世界上最大的问题。但是,这是坦率地弄清楚哪些奏效哪些不奏效的方式。政治人物在诸如恐怖主义等问题上大把撒钱极为容易,而某些国家或许已经在安全措施上花费巨资只不过是转移攻击而已。我们需要知道。

    当我们承认某些政策收效甚微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辩论其他的选择。或许还有更为灵巧的办法来同恐怖主义做斗争,而不是昂贵的战争和更多的国土安全。或许我们可以通过花费较少、更为有效的技术推动来更好地应付气候变化。或许我们通过集中处理空气污染、教育或者妇女的状况来帮助世界可能更好。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知道政治人物如今如何做出开支决定。在五月份,我们将会看到包括五名诺贝尔奖得主在内的世界上最好的某些经济学家如何投资同样的钱来获得最大可能的效益。

我们将会发现如果政治人物超脱于媒体有关恐怖主义和气候变化的强度报导而带来的扭曲所能带来的结果。这一结果将会是更为清晰地把精力集中在世界上最大的诸多问题及其最佳解决方案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