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亚洲的民主安全四边形

东京——2007年夏,身为日本首相在印度议会中央大厅讲话时,我谈到了“两大洋的交汇”。该词来源于1655年莫卧儿王朝王子达拉·西阔著作的书名,当时在场的议员用掌声和跺脚表达了对我演讲的支持。这一幕过去5年后,我更加坚信我所说的绝对是真理。

太平洋及印度洋的和平、稳定和航行自由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影响其中之一的局势演变与另一地区的联系从未像今天这样紧密。日本作为亚洲航海历史最悠久的民主国家之一,理应在保护两地区共同利益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但是南中国海似乎注定会逐步成为“北京的内湖”,分析人士认为南海之于中国可以和鄂霍次克海之于苏俄的作用相比:这片海域足以供解放军海军建立具备发射核弹头导弹能力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基地。不久,解放军海军的新建航母将随处可见——用以恐吓中国的邻国可谓绰绰有余。

因此日本不能向中国政府在南海尖阁列岛附近的强制性日常演习屈服。诚然,只有装备轻型武器中国执法船、而非解放军的海军舰艇编队进入邻近的日本领海。但任何人都不应被这种“温和”的姿态所愚弄。通过让尖阁列岛周围出现这些船只变得司空见惯,中国试图建立管辖列岛周边水域的既成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