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白白浪费掉的黄金机会

帕洛阿尔托——一支由欧洲多国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已经利用基因拼接技术成功创造出了一种特别的番茄。它有着深紫色的果皮和果肉,内含的抗氧化剂成份比未经改造的番茄高出200%。当喂食给易患癌症的小白鼠时,这种番茄大大延长了小鼠的存活时间。

上述研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但基因改造领域同样重要的成果却被忽略了近乎10年的时间。此种创新成果就是“黄金稻米”,也就是具有生物防护功能或添加过表达β-葫萝卜素、维生素A前体的一系列新的稻米品种,维生素A前体可以在必要时在人体内被转化成维生素A。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北美和欧洲的多数医生终其职业生涯也没有见到过一例维生素A缺乏症。可贫困国家的情况却有很大的不同,维生素A缺乏在穷人中非常流行,(既不含β-葫萝卜素也不含维生素A的)稻米或其他富含碳水化合物、但缺少维生素的卡路里来源占据了他们饮食的绝大部分比重。

在发展中国家,2-3亿学龄前儿童都面临维生素A缺乏的危险,带来的后果可能极具破坏性甚至危及生命。维生素A缺乏增大了麻疹和腹泻等常见儿童传染病的感染几率,同时也是发展中国家儿童失明最重要的原因。每年都有约500,000名儿童因维生素A缺乏而失明,其中有70%的患儿在失明一年内就会失去生命。

理论上讲,就像在食盐中加碘来防止甲状腺机能减退和甲状腺肿大一样,我们只需要在儿童的饮食中添加维生素A胶囊,或者在某种主食中加入含有维生素A的成份。但遗憾的是,实现上述目标的资源——每年数亿美元的经费——和基础分配机制都不存在。

生物技术提供了更好、更廉价也更可行的方案:这就是黄金稻米,在经过基因改造的稻谷中添加β-葫萝卜素基因。其中的理念再简单不过。尽管稻类植物一般情况下无法在胚乳(种子)中合成β-葫萝卜素,但它们确实能在植株的绿色部分合成这种成份。利用基因拼接技术引入表达这些酶的两种基因,就可以打开其间的通路,让稻谷中累积起足够治疗用量的β-葫萝卜素成份。

黄金稻米对人类健康和福祉的贡献甚至可以与发现和推广索尔克的小儿麻痹症疫苗相提并论。如果能够得到推广,它每年可以挽救数十万人的生命,并提高数百万人的生活质量。

但这个美丽的故事同样处在阴影的笼罩之中。绿色和平组织、地球之友和若干其他团体的反科学、反技术积极份子毫不妥协的抵制促使已经不愿承担风险的管理者采取过于谨慎的处事态度,拖延了批准科学成果付诸应用的时间。

绝对没有任何必要对黄金稻米进行无休无止的个案审查,官僚机构也没有理由为此感到不安。正如英国的 《自然》 杂志在1992年所记载的那样,广泛的科学界共识认为“经现代分子和细胞方法改造的有机体与经传统方法形成的有机体受到同样物理和生物法则的管辖…[因此]在用传统方法对植物和微生物进行基因改造或用分子技术改造DNA并转移基因的操作中不存在任何概念性的差别。

换句话讲,植物实地调研领域的政府法规应重点关注与风险相关的那些特性——侵入能力、杂草性状、毒性等诸如此类——而不是把重点放在是否应用过基因控制的技术方法上。

问世九年后,尽管有可能给人类带来巨大的效益——而危害人类健康或环境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黄金稻米依然受困于繁琐的官僚程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防癌番茄需要特别注意这一现象)。

相反,通过杂交或基因突变等不那么精确的技术手段所得到的植株一般无需接受任何政府审查,遵守任何政府要求(也不会遭到活动人士的抵制)。这甚至适用于用“远缘杂交”方法培育出来的几个全新的品种,这种杂交方法需要将一种植物的基因转移到另一种植物身上——以前人们普遍认为的自然育种界限已经被跨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洛克菲勒基金会主席朱迪思·罗丁去年10月宣布她的基金会将为国际水稻研究所出资,协助黄金稻米通过孟加拉、印度、印尼和菲律宾的国家监管审核流程。这不失为一个好消息,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针对监管过程的多面而积极的改革计划,以便使所有���的基因构造都可以看到成功的希望。

《科学》 期刊四月份的一篇社论里,曾任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高级科技顾问的著名植物遗传学家尼娜·费德罗夫写道:“新一代绿色革命需要世界各国致力于创造现代的农业基础设施环境,对培训和现代实验设施投入充足的资金,同时还要在易于积累安全证据的监管方法简化领域取得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