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德国的选择

法兰克福—欧元危机已经让欧盟从平等国家的自愿结盟转变为难以摆脱的债权-债务关系。如果有成员国退出联盟,则债权国将蒙受巨大损失,而债务国饱受深化其萧条、放大其债务负担、永久化其附庸地位的政策困扰。结果,如今危机已开始威胁欧盟本身的生存。这将是一场历史悲剧,只有在德国的领导下才能避免。

如果你不理解欧元的致命缺陷,就无法弄清这场危机的真正源头:通过设立独立央行,成员国背上了以它们无法控制的货币计价的债务。一开始,当局和市场参与者将所有政府债务一律视为无风险,这造成了不正确的激励,银行囤积了大量疲软国债券。当希腊危机放出了违约幽灵时,金融市场开始了报复,把所有重债欧元区成员国打入了第三世界,认为它们与在外币债务中越陷越深的国家无异。紧接着,重债成员国又被要求为自己的不幸承担所有责任,而欧元的结构性缺陷并没有得到纠正。

一旦明白了这一点,解决方案也就自动水落石出了。一言以蔽之,就是欧元债券。

如果被欧盟的新财政契约所救的国家被允许将它们的所有政府债务存量转换为欧元债券,其积极效应将是无与伦比的。违约风险将就此消失,风险溢价也随之而去。银行资产负债表将立刻得到提振,重债国预算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