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免疫最前沿

马普托—关于莫桑比克的消息大多不会好——贫困、疾病、冲突,还有洪水。但我的祖国并不缺乏好事发生。

过去二十年来,莫桑比克已成为运转良好的民主国家,其农业部门有了成长,其识字率有了提高,其农村水电供应有所增加,其儿童死亡率大幅下降。1990年,即内战结束前的倒数第二年,每1000名初生儿有219名会夭折;而到了2010年,这一数字下降至135人。最后一个成就令我感到尤其自豪,因为,我和我的莫桑比克免疫推广工作同事一直在努力,我认为我们对这一成就做出了贡献。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在我长大的年代,莫桑比克仍由葡萄牙人统治,殖民地社会的不平等性使我形成了一种观念,所有人都有权获得健康和医疗。我还记得我十来岁的时候在儿科病房工作,常常目睹儿童因小儿麻痹症、麻疹和破伤风丧命,而这些疾病可以简单地通过疫苗预防。这一经历所造成的影响让我在此后40年中致力于确保莫桑比克的每一个孩子,不管他出身何族、身在何处,都能获得他所需要的、能给他带来健康长命的疫苗。

几天后,我将和300名全球领袖一起参加阿布扎比世界首届疫苗峰会——该会议旨在足额包所有地区的所有儿童都能获得疫苗。比尔·盖茨和科菲·安南的出席表明,免疫计划值得拥有充分的资金和政治支持。

我的听众不可能像盖茨和安南那样多,但我也要在他们的基础上补充我自己的看法。几百万像我和我同事那样的卫生工作者以免疫为自己的事业。我们在让更多儿童获得更多疫苗方面已经做出了巨大进步,这也是为何越来越多的儿童能够逃脱夭折命运的原因。但跟多的儿童还在等待拯救,我们的事业需要帮助。

如果父母拒绝给孩子接种,那么疫苗将毫无用处。因此,我工作的一大重点是与高薪工作者、社区领袖、学校教师和地方政治人物合作对父母进行疫苗教育。但获得社区支持是不够的。确保疫苗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环境中出现在正确的地点也很关键。

比如,为了防止短缺,我所效力的组织VillageReach帮助修正了用于预测每个卫生中心所需疫苗数量的人口数据。VillageReach还开设了一家公司负责为莫桑比克北部的卫生中心输送丙烷气,与莫桑比克的许多农村地区一样,那里的电力供应很不可靠,甚至根本无法获得用于冷藏疫苗的冰箱所需的电力。通过丙烷气,我们得以确保疫苗不会在从制造厂抵达母亲和儿童手中的过程中变质。每个月,我们都要确保卫生工作者完成“最后一英里”,将疫苗和其他卫生服务送到边远农村的母亲和儿童手中。

最后,我明白一丝不苟的记录和测量结果对于让更多儿童获得疫苗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我们评估不同现场数据收集方法的原因,包括使用移动应用将纸面记录数字化。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打造常规免疫系统已让我们根除了小儿麻痹症和绝大部分麻疹(只有一种尚待根除)。本月早些时候,我们用常规免疫系统而儿童接种肺炎疫苗,这是莫桑比克历史上的首次,我们希望明年可以开始征服轮状病毒,该病毒所引起的痢疾是五岁以下幼儿的第一杀手。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强化常规免疫系统,使其覆盖莫桑比克所有儿童,让他们获得基本疫苗和其他医疗服务。

我相信我们可以完成这一目标,因为尽管充满了艰辛,我们已经取得了重大进步。前方还有重大挑战,但我有信心,在全球社会的支持下,我有信心为我的孩子和社会带来一个每个人都拥有成功机会的繁荣过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