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兴都库什山脉的和平伙伴关系

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份,开伯尔山口-巴基斯坦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和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从来没有共享的边境战略。但是,当你站在开伯尔山口的至高点米奇尼哨所,注视着下面在兴都库什山脉的阴影中轰轰作响的成千的从阿富汗驶入巴基斯坦的卡车和公共汽车的时候,问题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控制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需要一个同时关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反游击战和破坏的政策。
  巴基斯坦的新政府非常有机会来做出这样的改变。为了切断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人员征募和物资供给,两个国家应该合力打击武装分子。
  这意味着,首先,从巴基斯坦驻扎在阿富汗1,600英里边境的有50,000人的战斗部队开始,提高边境部队的安全保卫训练。这些“大地之子”健康状况不佳。他们巡逻从25,000英尺高的山脉到光秃秃的沙漠地区的收入每天不到两美元。

.他们也不得不用老旧的武器战斗。正如一位高级指挥官告诉我的那样,“塔利班的武器装备更好并且火力更足。”他们没有空中武装力量,更糟的是,没有快速反应部队来支援他们。两个位于南瓦齐里斯坦省拉哈(Ladha)堡垒的边境军营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不断的遭到袭击。
  对边境沿线的护卫可以按照平行的轨道进行。边境军队的监察长默罕默德·阿兰·卡塔克(Muhammad Alam Khattak)少将向我建议说,“把我们的边境部队带走,在一个地方训练他们然后再把他们带回来。”阿富汗也应该作同样的事情。通过北约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阿富汗国民军培训项目,阿富汗应该可以使边境部队和他们的普什图兄弟同时联动起来。巴基斯坦为适当的装备和军队集结停供的额外支援-包括一支边境军团快速反应部队的建立-应当保证,这样在巴基斯坦的边境部队士兵就可以成为阿富汗需要的反游击战和破坏的伙伴。
  其次,和叛乱分子的和解应以诱导他们叛变开始。一位美军高级指挥官推荐这个策略,他说“60%的叛乱行动可以通过和解来遏止住。”尽管人们对这个过程有压倒性的支持,但是却没有实现它的方法。

在阿富汗的赫尔曼德(Helmand)省,2,000名塔利班武装分子被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包围并接受审查,他们只有建议没有得到阿富汗中央政府支持的情况下才被放弃。在霍斯特,许多来自部族地区的塔利班成员叛变,他们承诺无条件地放下手中的武器。

在这两种情况中,叛变的武装人员都说了同样的事情:他们可以招募更多的人;他们需要的仅仅是诱导因素。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应该发展和执行一个针对中低层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指挥官的区域和解项目。
  第三,毒枭应被逮捕和拘留。正如一位阿富汗政府官员说的那样,“如果你不能清除一个腐败的法官,你怎么能够对付塔利班呢?”在阿富汗有一百个顶级毒枭。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