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dro Molina

为叙利亚设置禁飞区

布鲁塞尔—在对国际关系的解读上有一句烂大街的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有时这句话是对的,通常它是错的。

三十年前,阿富汗圣战者在与苏联侵略者做斗争时错误地与西方交了朋友。然而站在现在看待此后发生的一切,却道教条害死人。

叙利亚危机的深化,以及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行,创造了一个类似的动态和困境。但西方不需要冒犯同样错误、接受同样错误的选择的风险。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pdR5Wh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