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新布雷顿森林会议?

普林斯顿-国际社会对当前的世界金融危机的回应,混乱而且代价高昂;这已经促使法国总统尼可拉斯·萨科齐,英国首相戈登·布朗,以及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的德国总统霍斯特·克勒,号召召开新布雷顿森林会议来设计一个新的全球金融体系。但是,召开新布雷顿森林会议的要求有赖于对建立新全球金融体系的协议可以提供什么的清楚认识。

因为当今的国际金融体系显然在许多地方都出现了问题,所以抛弃它所具有的吸引力,是很容易看出来的。现存的国际金融机构在正常时期看起来越来越无关紧要,在危机时期也不起作用。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美国住房市场崩溃可能的代价发布了悲观的正确数据,但是,它在处理当前的危机上,几乎没有起到作用。这是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次在一场国际金融危机中成为一个局外人。

相反,当前主要的国际参与者是一个由中型欧洲国家控制的G-7群体,但是,充满活力的亚洲新兴经济体——它们是全球储备的来源——在G-7中并没有代表性。

布雷顿森林会议成功了,不是因为它召集了每个国家,也不是因为与会国参加了一个内容广泛的会议。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设计者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认为,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国际努力失败的真正教训恰恰就在于,规模很大而且混乱的1933年伦敦世界经济会议的特性。凯恩斯断定,一个真正切实可行的计划只有在“一个大国或有同样想法的一群大国”的坚持下才能设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