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需要中的不平等

伯克利—不管用哪种经济衡量手段,我们都生活在令人失望的时代。在美国,7.2%的普通生产性劳动力目前处于显著状态,而欧洲的就业缺口也在上升,并将在今年年底超过美国。因此后退一步提醒自己我们正在经历的“失去的十年”并不是长期经济宿命是很重要的。

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最近提醒我们,凯恩斯说得好:

“这是场噩梦,终会过去迎来黎明。因为自然资源和人类设施与昔日一样富饶高产。我们迈向解决生活的物质问题的进程并没有减速。我们和从前一样有能力让所有人过上高质量生活——我的意思是,比20年前质量更高的生活——并且很快就能学会创造更高质量的生活。此前我们并未遭遇背叛。但如今我们把自己带进了巨大的迷宫,不知所措地控制着一座精美的机器,我们无法理解它的工作模式。结果是,我们的创富可能会遭到一时的浪费。”

但我们的长期经济宿命如何?凯恩斯看到,在某个时间,也许是2050年,所有人(至少是所有英国人)将能够过上凯恩斯式的生活。他认为,只要你不是疯子,就不会渴望比凯恩斯得到的还要多的必需品、改善品和奢侈品,因此,经济问题是可以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