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国的仲夏夜之梦

巴黎—巴士底日是法国的国定假日。今年,这个日子无比光荣。以庆祝马里“胜利”和非洲和联合国军队联合参与为主题的军事游行堪称优美的芭蕾表演——尽管这是肌肉版芭蕾。

那一天的压轴表演是古典音乐会及随后的庄严的火花。音乐会堪称法国版伦敦逍遥音乐会(Proms in London),结合了轻古典乐和流行歌曲。埃菲尔铁塔用它的魔力照耀着这个夜晚。不管你是谁,心存何疑虑,在那个晚上,巴黎仍是世界之都。

缠上法国多年的压抑被忘得一干二净。对昔日荣光的庆祝,伴随着英语流行歌曲和表演,似乎在彰显重生的民族自信。这一优美时刻有着什么意义?它只是群体错觉的产物,是当局为了在某种程度上重塑压抑的法国国民的自尊而鼓励(如果不是说服的话)的情感上的波将金村(Potemkin village)吗?

即使积极情绪最终只会消失殆尽(这是最有可能的情形),它们也是真实而容易捕捉的。法国人沉浸在喜庆之中。当然,也许原因仅仅是天气——在经历了痛苦的春天后,灿烂的夏天终于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