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拉伯马歇尔计划

牛津—两年前席卷阿拉伯世界的革命风潮的推动力来自自由、面包和社会公正的要求。但是,尽管革命颠覆了独裁者、改变了社会,但这些核心目标扔像从前一样遥远。事实上,阿拉伯之春国家面临的经济挑战甚至变得更加紧迫了,严重地影响着这些国家的政治前景。

突尼斯和埃及的失业率几近翻番,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外国直接投资几乎枯竭。旅游收入随虽然坚挺,但也在下降,财政挑战也依然严峻。但经济紧迫性并未反映在缓慢(如果不是没有的话)的政策反应中。

比如,埃及今年的财政赤字将超过GDP的11%。但该国领导人还在急需的IMF贷款条件上扯皮。政府在去年削减了燃料补贴,但并未增加进一步的改革,总统穆尔西在宣布实施必要的增税后马上把这一措施推迟了。

埃及几乎所有的政治相关利益者(其他阿拉伯过渡国家也一样)都知道经济改革的必要性。但人民和决策者都不希望承担改革的社会和政治成本。在敏感而不确定的政治气候下——几乎天天爆发新危机——经济改革一再中止并不令人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