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希腊版第22条军规

布宜诺斯艾利斯——

非常时期须得非常举措。最近,为了避免希腊破产,人们抛出了回购希腊债券以减少其债务负担的计划。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隐性债务重组:欧洲的援助基金——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将借钱给希腊用于在二级市场以深度折价回购其自己发行的债务,这样一来,私人债权人蒙受了损失,而希腊避免了违约。

欧洲债务危机争论的诸多特征在拉美曾经反复发生过。事实上,在20世纪80年代末,多个拉美重债国都曾实施过类似的债务回购。典型的例子是玻利维亚,1988年,在国际援助的帮助下,该国回购了近一半违约的主权债务。但更相关的拉美债务回购经验可以追溯得更近,所受到的研究也要少得多,那就是2008年的厄瓜多尔。

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在2006年大选期间就开始玩弄违约把戏(甩掉债务包袱是其竞选口号之一),惠誉公司很快便将厄瓜多尔债评级调为CCC。科雷亚违约的理由(他认为在2000年的债务交换中所发行的这笔债务是非法的)并不重要。违约威胁是打压二级市场债券价格的法门,唯一目的是偷偷摸摸地以折价将这些债务回购。这个任务被交给了太平洋银行(Banco del Pacifico),该银行以两折封顶的价格回购了马上就要违约的厄瓜多尔债券——这个价格既令债权人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又不足以吸引“兀鹫”投资者前来扫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