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升息的灵丹妙药

一错再错也不等于正确。仅仅因为欧洲政府未能把面包摆上选民的餐桌并不意味着欧洲央行也同样不能保持欧元区的价格稳定。这听上去道理再明显不过,但某些欧洲政客却正在竭力鼓动放弃价格稳定。

举例来讲,由于近来国内经济状况低迷,意大利政客照理应该是最没有资格向欧洲央行提出货币建议的,但恰恰正是他们拼命鼓吹削减利率。秉承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的意志,意大利经济部副部长意大利经济部副部长巴尔达萨里上周在《二十四小时太阳报》撰文称“如果有人踩着刹车”,那么所有推动经济增长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他在打趣谁?如果真有谁“踩着意大利增长的刹车”,那正是贝卢斯科尼本人。他执政期间没有进行任何经济改革,现在又试图把意大利的经济疲软归罪于欧洲央行。然而,正是国内经济改革的匮乏使得意大利沦为了欧元区内最缺乏竞争力的国家。

这比通常所说的“责备游戏”更甚一筹。欧洲央行升息的压力越来越大¾而贝卢斯科尼及其同伴的攻击既是为了在未来大幅升息的情况下占得先机,也是为了让欧洲央行放松其货币政策。

节节攀升的能源价格,举例来讲,成了导致通货膨胀的首要危险因素。但仅仅是能源价格上涨本身还不足以使欧洲央行调整利率。关键问题是所谓的“次轮效应”¾那就是原油价格上涨会不会导致工会提出增加报酬的要求。

迄今为止,被欧洲央行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行长特里谢习惯地称之为“社会伙伴”的工会内部仍然风平浪静。但如果情况有变,那么即便经济增长依然迟缓,欧洲央行也不得不采取升息的措施。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好消息是:欧元区国家的经济增长似乎正趋于好转(意大利也不例外)。尽管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仍不尽如人意,欧元区年均增长率只有区区0.3%,但第三季度的统计数据显示:下半年经济增长正在持续性地恢复,只是消费还略显疲软。

欧洲央行对经济的恢复又将做何反应?监管理事会的某些成员已经对两年多来欧元区利率维持在2%的低水准颇有微辞。没错,短期内不会出现通货膨胀,但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更加关注中期的目标。

人们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欧元区的货币供应远远高于欧洲央行所拟定的基准,这显示了清偿能力已经供过于求。只要经济复苏还是个未知数,欧洲央行就不一定会提高利率,来控制过剩的清偿能力。缓慢的增长速度堵住了欧洲央行监管理事会货币专家们的幽幽众口,但只要经济复苏得到确认,所有这些情况都会有所改变。利率飙升可能会来得更早,这也是贝卢斯科尼和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现在就大力鼓吹降低利率的原因所在。

与此同时,德国今年9月举行的选举可能会对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产生令人惊异的影响。基督教民主党候选人安格拉·默尔克是一位改革者,他为德国,以及欧洲的未来带来了希望。

不幸的是,默尔克的竞选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最近奥斯卡·拉方丹的极左翼党派加入竞争后,可能就必须建立基督教民主党和社会民主党的总体联盟。

这对德国经济是个坏消息,因为它可能延迟欧洲央行利率的迅速飙升。由于议会中业已存在的僵局会削弱改革的可能性,导致公司延缓投资,而消费者则更有可能合拢钱包,因为官方政策比现在还要更加捉摸不定。

另一方面,基督教民主党和自由民主党的中右翼联盟也可能会刺激欧洲央行采取行动。

这就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欧洲央行提高利率会让公众感到如释重负,因为利率的提升可能意味着人们盼望已久的经济恢复已经开始,而通货膨胀的影响也正在得以解决。换句话讲,升息意味着好的形势已经开端。

但公众却常常把升息看作一项负面因素,认为它有可能导致失业增长、抑止经济发展。像贝卢斯科尼这样未能将面包摆上普通百姓的餐桌但却精于责备游戏的政客、他们在各大媒体的御用走狗和根本没有弄懂凯恩斯理论真谛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仍然紧紧抱着歪曲的观点不放。如果有人对公众说出真相,那么无疑会为欧洲的经济发展带来福音。

https://prosyn.org/KENPNM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