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全球解决方案网

纽约—社会发生深刻变迁的方式不一而足。技术突破——蒸汽机、计算机和互联网——可能起到了领导作用。理想家——比如圣雄甘地、马丁·路德·金和纳尔逊·曼德拉——则受着公正要求的鼓舞。政治领导人也可能引领广泛的改革运动,比如富兰克林·罗斯福和他的新政。

我们这一代人迫切地需要发生又一次伟大社会变革时代。这一回,我们必须从人类导致的环境灾难中拯救地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可以说,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感受这一挑战。热浪、干旱、洪水、森林大火、冰川消融、河流污染、极端暴风肆虐地球的频率越来越高,而这一切都是人类活动导致的。全球经济每年产生70万亿美元的产值,同时也对自然环境产生着前所未见的压力。我们需要有扎实证据支撑的新技术、新行为和新伦理来协调未来经济发展和环境可持续性。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正在承担这一前所未有的挑战——他身居一个独一无二的位置,战在全球政治和社会的十字路口上。在政治层面,联合国是193个成员国一起坐下来谈判的地方,1992年里约地球峰会的气候变化条约等重要国际法就产生于这类谈判。在全球社会层面,联合国代表着全世界的公民——联合国宪章所谓“世界各族人民”是也。在社会层面,联合国代表着我们所有人——包括我们的子孙后代——的权利和义务。

在过去二十年中,政府一直没能拿出应对环境挑战的方案。政客没能很好地实施1992年地球峰会通过的跳跃。潘基文明白,政府的强势行动仍然是至关重要的,但他也知道,公民社会必须起到更大的作用,特别是当太多的政府和政客牵涉到既得利益而太少的政客能将目光放长到卸任以后的时候。

为了增加全球社会行动的能量,潘基文抛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新全球计划,我很高兴地自愿为之奔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olutions Network)是潘基文的力作,意在动员全球知识拯救地球。该计划的想法是利用全球知识和行动网识别和展示全世界的高精尖方法可持续发展新方法。该网将配合并支持政府、联合国机构、公民社会团体和私人部门。

人类需要学习新方法制造和使用低碳能源、可持续地种植粮食、建设宜居城市、治理全球共有的海洋、生物多样性和大气。但时间紧迫。

比如,如今的大都市已面临着危险的热浪、海平面上升、极端风暴数量增加、可怕的拥挤以及空气和水污染等问题。农业区也需要更强的应对气候波动增加的能力。而当作为世界一部分的某地区设计出更好的交通、能源需求、水攻击和食品供给管理办法时,其成功应该���快地变为全球知识数据库的一部分,让其他地区也能早日获益。

大学在这一新的联合国知识网中起着特殊的作用。150年前的1862年,亚伯拉罕·林肯创造了“政府授地”(land-grant)大学,以帮助当地社区通过科学改善农业和生活质量。如今,我们需要全世界的大学帮助所在社会应对减贫、清洁能源、可持续食品供给等挑战。通过互相连接以及将课程挂上网络,全世界大学可以在发现和促进基于科学的复杂问题解决之道方面变得更加高效。

全球公司部门在可持续发展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如今,公司部门有着两副面孔。它是高精尖可持续技术储备库、研发活动先锋、世界级管理的先行者、环境可持续性的领导者。但与此同时,公司部门也在大力游说放松环境监管、降低公司税率、逃避它们应付的生态毁灭责任。有时候,同一家公司同时扮演着两方面的角色。

我们迫切需要具有远见卓识的公司加入到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中来。这些公司在将新思想和新技术转化为早期示范工程方面能起到独一无二的作用,从而加快全球学习周期。同样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超过临界数量的广受尊敬的公司领导者来向他们的同侪施加压力,停止可能导致政府不作为的反环境游说和政治献金活动。

可持续发展是几代人都将面临的挑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问题。能源、食品、运输和其他系统的更新换代需要几十年,而不是几年。但该挑战的长期性质并不是我们不作为的理由。正是因为变革需要极长时间,而环境风险已经迫在眉睫,我们才必须从现在就开始重塑我们的生产系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去年6月的里约+20峰会上,全球政府同意在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在较少贫困、饥饿和病痛方面取得诸多成就的基础上设立新的面向2015年之后的可持续发展目标。2015年以后,全世界将携手共同抵抗贫困和保护环境。秘书长潘基文已经启动了数项全球计划以帮助全世界以开放性、参与式、以知识为基础的方式设定面向2015年后的新目标。

因此,秘书长启动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的举动可谓正逢其时。全世界不但将接受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还将拥有新的全球专家网络来实现这些关键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