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堂全球公民理念课

发自伊斯坦布尔——众所周知,这是一个全球相互依存的世界。我们已经见证了美国的金融产业如何支配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增长;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怎样影响着越南,孟加拉和马尔代夫等国人民的粮食收成与生活;爆发在墨西哥的流感又如何打乱了美国公众生活的节奏;或者从冰岛喷发出来的火山灰是如何危及全欧洲交通运输的。

我们同时也意识到,如果想通过各自为政的国家来设计和实施那些应对全球问题的方案,其本身就存在着内在的障碍。因此我们会选择两种模式来解除这个困境:第一种包括建立一整套具有创新性的专责联盟和方案。比如说,当全球基本公共卫生机构效率低下之时,我们就成立了全球基金来与肺结核,艾滋病和疟疾作斗争。当互联网覆盖全球之后,其管理权就被移交给“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这家非政府非营利的国际组织,将所有个人网络使用者的需求都纳入该组织的管辖之下——这也堪称一个向跨政府多边主义迈进的重大进步。

而美国作为国际体系中最强大的成员,更加倾向于采用这种特事特办的全球治理模式。通过其掌握的庞大资源和联盟体系,该模式能令美国在不受到许多长期规范,惯例和体系的羁绊的情况下,有效地推进其国家利益。

不过欧洲人则偏重用更加系统的法治手段来解决问题,也就是所谓的全球公共物品模式。这一观点的拥护者首先关注的是某些必不可少的全球公共物品的存在,而气候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