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新起点

当欧洲的领导人们在葡萄牙汇聚一堂,对新的、经过精减的《改革公约》进行最后润色的时候,如果他们能佯装过去50年的欧洲一体化从未发生那就好了。就让我们想象一下欧洲为了应对最迫在眉睫的挑战需要怎么做,特别是它如果能够摆脱50年来欧盟讨价还价和朝三暮四的制度建设的政治制约。

在此之前,让我们再发挥一下跳跃式的想象,假设尽管欧盟“零年”的情形意味着我们没有长达半个世纪的欧洲内部合作的基础,但当今组成欧盟的各国仍然渴望实施长期的共同政策。

那么,让我们搁置怀疑,并想象一下欧洲可以并且应该怎么做以应对那些最为长远和困难的政策挑战。这些挑战会决定未来五十年是否会和过去的五十年一样具有建设性。或者,换句话说,让我们在现有机制下来看待这些问题及欧盟创造长期新政策的潜力,然后再让我们扪心自问欧盟为何没有发挥潜力、实现目标。

从大处讲,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们在国家和欧盟层面上的三个领域可以做得更好:在全球性挑战方面欧洲可以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在欧盟和世界范围内创造和强化人力资本;提升欧盟自身政治机器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