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

在我七岁那一年,就是1960年,我的祖母安朱丽卡让我明白了1945年5月8日的意义:那一天纳粹德国投降,二战在欧洲结束。当时我们正在诺曼底度暑假。在那里,欧洲挣脱纳粹统治的纪念日是从1944年6月6日盟国登陆西欧那一天算起的。一天傍晚,我听到父母和祖母在谈论过去。我已不记得谈话的细节,但是耳边始终回响着当时祖母长舒了一口气说的那句话:“感谢上帝,我们输了那场战争。”

从一个孩子的角度看,把失败当成一件好事确实不容易理解。但无疑,祖母把失败和解放等同起来是正确的。我对她45年前教给我的这一课思考的越多,就越能看清楚另外一个不太显露的层面:是“我们”输了这场战争。作为一个民族来讲,德国人并不只是那一小撮被叫作“纳粹”的罪恶并注定会失败的人的无辜牺牲品。“纳粹主义”是无数德国人内心根深蒂固的理念,每一个德国人都应对德国的残暴行为负责任,反思自己是否曾经固守过这一理念。

今天的德国,绝大多数人赞成:不仅对于欧洲,对德国自身来讲, 1945年5月8日也是一个解放日。相对1960年的公众看法而言,这当然是个巨大的进步。但自相矛盾的地方在于, 这其中可能包含了一种叫作“健忘”的因素,因为它往往掩藏了一个事实:有解放就必然有军事上的胜利。引用我祖母的说法,解放者并不是“我们”,而是“他们”。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RyDsWn4/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