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追求地球正义的日子

发自普林斯顿——我们现在对地球,对我们的子孙后代以及穷人的所作所为——肆无忌惮地制造温室气体——是我们这一代人所犯下的最大的道德过失。但在10月24日这天,你可以对这种不公正的现象说一声“不”。

10月24日就是所谓的“350日”。而这个名字则源自于大气中每百万份之350的二氧化碳含量值,照全世界最杰出的气候科学家吉姆·汉森所说,如果我们要避免遭遇潜在大规模气候变化的话,那么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就不能超出这个数。而这一测量手段也同时凸显了当前问题的严峻性,因为目前二氧化碳含量已经达到了386ppm,并以每年2ppm的速度在不断增长。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随着对全球变暖的预言——在几年前还被讥为“杞人忧天”的论调——的反复出现并变得极富争议性,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必要性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我们正在走进一个死胡同,不论做出何种努力,这场恶性循环都将持续下去并使地球暖化。

北极冰层的融化就是一个例子。在400年前,探险先驱们试图找到一条从北欧/俄罗斯方向通往中国的“东北航道”。但他们在发现北极冰层难以被贯穿之后放弃了这一尝试。而就在今年,商船却成功打通了这条“东北航道”。

这个例子只是那些引人注目现象的其中之一,证明我们的气候正在改变而地球也比过去一个长时期变得更暖了。但再无冰块漂浮的北冰洋并不仅仅是全球暖化的表象,它们也将是进一步暖化的成因:须知冰和雪都是可以反射太阳光线的。

一块没有冰雪覆盖的土地将吸收更多的太阳热能。换句话说,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通过制造足以融化北极冰层的热量,反过来又制造了一个产生更多热量的循环并随之融化更多的冰层,而即便我们能在明天就完全杜绝温室气体排放,这个循环将依然继续运作下去。

而另一个循环则昭示了类似的危险。在塞尔维亚,大量的沼气(一种对温室效应影响极大的气体)都被封存在曾被称为“永久冻土”的地区,因为人们相信这些地区的土地都将永久处于封冻状态。但如今这些土地开始解冻并释放出沼气,并因此而导致进一步暖化——以及进一步解冻和更多沼气的释放。

发展中国家都意识到了当前温室气体排放量分配方案的不合理之处。在9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就指出说,当非洲以外的发达国家必须为问题负上全部责任之时,气候变化最大的受害者却可能是非洲国家,而这些国家也缺乏足够的资源去应对这些问题。

卡加梅因此建议给各国家都订立一个年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额,并允许那些排放低于限额的国家将排放量出售给那些超出限额的国家。这些交易所得的资金不是援助,而是富国为过去看上去理所当然的一些行为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这要远远多于那些富国在我们大气废气吸收能力中所占的合理份额。

斯里兰卡也采取了同样的立场,依照联合国气候变化跨部门小组在2008年���统计,环境许可的碳排放不得高于每人2172公斤。但事实上目前世界人均排放量已经高达4700公斤,是允许排放量的二倍有余。

然而当富国的排放量远远超出限额之时,斯里兰卡的人均排放量却只有极低的660公斤。正如斯里兰卡政府所指出的那样:“这意味着我们这些低排放国家已经不能进行更多的排放,因为我们所处的空间已经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发达国家和全球污染排放大国所占据了。”

这种大范围的不公正不禁使人联想起如今遭到批判的西方列强的19世纪殖民主义行为——甚至可能危害更甚。而对此的纠正措施必须在12月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贯彻展开。

虽然许多政治家都赞成对气候变化采取强力行动,但其中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强力行动”并不足以把我们带回到350ppm的大气二氧化碳含量水平。而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即使想要采取更为温和的措施都要面对巨大的政治阻力。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10月24日这天,几乎所有国家的人们都将采取行动,激发起对一项能带领人们重回350ppm的国际条约的必要性认识。登山者将在冰川逐渐融化的喜马拉雅山上拉起横幅标语,而在遭到气候变化威胁的澳大利亚大堡礁,潜水员们也将有所宣示。

教堂将鸣钟350响,350名单车手将绕城骑行,而在许多地方将有350棵树的植树仪式。通过 www.350.org 这个网站你可以查询到你附近人们的活动方案并参与其中,还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的点子。但不要选择袖手旁观,期待他人去完成一切。因为有一天你的孙子们会问:“当面对你那个年代最艰巨的道德挑战时,你都做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