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坏主意传染病

纽约——

2008年的大衰退已经演变为了北大西洋衰退:这场衰退的主体是陷入低增长、高失业泥淖的欧洲和美国,而不是主要新兴市场。这一次,手拉手迈向大溃败结局的是欧洲和美国。泡沫的破裂导致了大规模凯恩斯主义刺激,这些刺激避免了衰退的大大恶化,但也加剧了巨额预算赤字问题。而由此产生的应对措施——大规模削减支出——意味着不可接受的高失业水平(资源的巨大浪费以及苦难的过度供给)必将持续下去,可能在多年内都得不到改善。

最终,欧盟决定帮助其陷入财政困境的成员国。欧盟已经别无选择:金融动荡可能会从小国(希腊和爱尔兰)向大国(意大利和西班牙)蔓延,欧元的生存随之也受到了越来越严重的威胁。欧洲领导人意识到,受困国家的债务将变得不可治理,除非这些国家能够实现经济增长,而如果没有援助,经济增长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尽管欧洲领导人已经承诺将出手援助,但他们其实是在认定非危及国家必须削减支出的基础上向下摊薄成本。由此带来的财政紧缩将拖累欧洲的经济增长,其中当然包括受困最严重的国家:毕竟,对希腊来说,最大的支持莫过于贸易伙伴恢复强劲增长。低增长还会伤害税收收入,故而有损于信誓旦旦的财政整固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