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缺少集中的欧元无法生存

美国剑桥—在西班牙和希腊等欧元区国家,年轻人失业率达到了50%,这可以说是为了在覆盖彼此差异太大而根本不可能持续的多国实行单一货币而牺牲了一代人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扩大欧元区成员国范围真的有助于欧洲达到最大化经济一体化而又不必形成政治上的完全统一这一众人皆知的目标吗?

好消息是,经济研究确实对欧洲是否应该使用单一货币这一问题形成了一些成果。坏消息是,越来越明显的是,至少对于大国,货币区是非常不稳定的,除非其边界和国境线相同。不管怎样,货币联盟至少需要是一个邦联,拥有比欧洲领导人的欧元区愿景远为集中的税收和其他政策权力。

那么,如何看待诺贝尔奖获得者蒙代尔1961年的著名预言呢?蒙代尔说,国境线和货币边界并不需要大致重合。在他发表于《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的雄文《最优货币区理论》(A Theory of Optimum Currency Areas)中,蒙代尔指出,只要工人能在货币区内自由流动追逐工作,该货币区就可以形成一个汇率调整的均衡机制。蒙代尔将对劳动流动性的重要性的认识归功于另一位(未来)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德,但也指出,米德对这一观点的解释太过严格,特别是在欧洲一体化刚刚出现萌芽的时候。

蒙代尔并未强调金融危机,但他推测劳动流动性在今日要比过去更重要。毫不奇怪,工人们正在离开欧元区危机国,但迁移目标并非一定是更坚挺的北欧地区。事实上,葡萄牙工人正在逃向繁荣的昔日殖民地,比如巴西和澳门。爱尔兰工人正在迁往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西班牙工人正在涌向罗马尼亚,而后者以前一直是西班牙农业劳动力的主要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