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白人种问题

纽约——7月16日下午两名男子看似正试图闯入位于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高尚住宅区的一栋豪宅。接到电话报警后,一名警察立即赶到了现场。他看到一名黑人男子在房间里,就要求他出来。那个人拒绝了。警察要求他说明身份。该男子仍然拒绝走出房门,但说自己是一位哈佛教授,出示了证件,并警告警察不要打扰他。他说美国黑人遭到歧视,并要求那位白人警察报名并出示警官证。此时该警察的几名同事赶到,他们以妨害治安为由逮捕了这位教授。

我们现在知道这位教授在司机的帮助下闯入了自家的房门,因为门被卡住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这次事件中不同寻常的并不是警察的暴虐。多数美国人都知道如果跟警察顶嘴,他们很快就会变得气急败坏。这位教授是黑人的事实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导致警察更快地掏出手铐。这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

这个案件的特殊性在于亨利·路易斯·盖茨是美国最著名的教授之一,著作等身,文章充栋,并多次在电视上露面。他称得上是位显贵,在学术和媒体圈中一呼百应,还与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私交甚笃。他因此警告詹姆斯·克劳利中士,这位坎布里奇的老资格警官不要招惹他。

美国的阶级和种族问题错综复杂。在这个案件中,不可能将它们区分清楚。盖茨非常了解美国糟糕的种族关系史,甚至可以说是这方面的专家,因此他本能地认为自己成了种族歧视的受害者。从他的话中还可以看出他因未能获得一位哈佛教授兼媒体名人应有的尊重而耿耿于怀。他在网上公布的一次采访中对自己的女儿说:“[克劳利]当时应该对我说,‘对不起,先生,祝您好运。我喜欢您的[电视]系列片——回头见!’说完后立即离开。”

唉,克劳利中士从来没有听说过盖茨教授的大名。作为一名兄弟都在警方供职的当地男性,一名体育爱好者,和一名业余篮球教练,克劳利和盖茨根本不属于同一个的社交圈。

实际上,对盖茨的指控已被及时取消,如果不是奥巴马总统在因连续几周争取通过医疗法案未果而感到厌倦和沮丧时去替“老友”盖茨说话,将警方斥之为“愚不可及”的话,这个案件可能已经烟消云散了。然后他和盖茨都谈到了这次事件的“教训”。盖茨甚至可能正在筹划拍摄一部有关粗暴执法的电视纪录片。

如果我们还没有吸取这样的教训,那么这件事的教训之一就是告诉我们尽管选出了一位黑人总统,但种族敏感问题多么容易在美国生活中浮出水面。黑人的愤怒、白人的负疚、还有黑人和白人的恐惧是如此错综复杂,以致于多数美国人选择逃避种族话题。这片领域里有着太多的地雷。奥巴马最大的成就之一是他通过自己智慧巧妙的措辞,对绝大多数人讳莫如深的种族问题进行了严肃的探讨。

可以谈论的话题还有很多:包括美国监狱中比例畸高的黑人在押犯、穷人聚居区、绝大部分是黑人聚居区教育机会的匮乏、可怕的医疗体制、以及警官对没有哈佛身份的黑人所采用的真实的暴力行径。也许的确需要说服像克劳利中士这样的许多白人警官,即便他们曾经接受过避免暴力执法的训练,黑人也可以居住在位于坎布里奇、或者其他任何美国城市的高尚住宅区的家中。

但盖茨事件是否是参与讨论的恰当方式?您也许会说是。如果不是盖茨教授,谁还能够引起关注?正因为他是名人显贵,才能吸引全国民众关注这一严重的问题。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哈莱姆区,或另外一个主要由黑人构成的穷人聚居区内一个无名小卒的身上,那么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这次事件发生在坎布里奇教授身上才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这个案件的确也存在着对有关种族的全国讨论产生负面影响的危险性。因为把实际上不那么重要的问题过分夸大,盖茨可能受到将比这恶劣很多的滥用职权事件琐碎化的指责。

事实上,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案件是否涉及到种族范畴。克劳利自始至终从��提到过盖茨的肤色,也没有出现过任何暴力侵害行为。只是教授和警察双方都对不尊重的暗示表现得过于敏感。一位不愿受到打扰的教授的怒火并非探讨无数贫困的无名人士所处困境的最佳方式,这些无名的小人物太容易被我们所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