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抗俄罗斯的“第三种途径”

巴黎-“让我们和俄罗斯接触如果可以,但是牵制它如果必须这样。”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两种选择已经定义了西方对俄罗斯的策略。从那以后,俄罗斯可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这不是我们关注的问题。当你强大的邻居加大了存在在其欧洲文化和其变得越来越“亚洲”的政治体系——至少在糟糕的“东方专制”的旧观念上如此——之间的距离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对俄罗斯帝王野心回归的最好回答,应该是一个现代版的用于牵制世界新的叛逆者的稳定神圣同盟吗?或者,一个目的是为了重新划定欧洲政治边界的现代雅尔塔会议,必要吗?答案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吗?

如果俄罗斯正变成像拿破仑统治下的革命法国那样,或者回归到苏维埃的形态——虽然被剥夺了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但是具有征服和再征服的欲望——需要的东西不是一些美国保守分子支持的“民主联盟”。相反,需要的是包括像中国、印度这样的重要国家以及其他对经济增长要比对“破坏”国际体系更感兴趣的国家的“稳定联盟”。这样的策略意味着,首先,要和中国建立稳固的伙伴关系,这不是因为它正在向民主的方向发展,而是因为它是一个现存的强国。

这样的策略可以打开与伊朗的谈判之门,以及当然的北约内部的进一步团结。在这里向克里姆林宫传达的讯息是非常清楚的,“不要自欺欺人,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不会有任何结果;你不可能在没有付出对你的经济增长和个人财富的严重损失的代价的情况下,进行领土扩展。欧洲可能很虚弱并且很分裂,美国可能不再是从前的美国,但是随着人口的下降以及除了石油和天然气之外的可悲的经济状况,你就是不具备成为全球强国联盟的成员的资格。中国具备这样的资格,你不具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