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奥斯曼”土耳其?

安卡拉——

如今,国际媒体执迷于两个问题:第一,谁“失去”了土耳其;第二,这种据称的损失对于欧洲以及西方而言又意味着什么。除此之外,更加令人警惕的现象则是,部分评论员将土耳其的邻国政策比作奥斯曼帝国主义的再生。近期,一位土耳其资深专栏作家更进一步,将“我们的确就是新奥斯曼”的引文与土耳其外交部长艾哈迈德·达乌特奥卢挂上了钩。

作为达乌特奥卢向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的议员团体进行陈述时的在场者,我可以证明一点:他并未使用此类术语。事实上,达乌特奥卢以及我们所有这些正义与发展党的外交政策界人士都从未使用过这一术语,因为这种措辞只是对我方立场的一种错误表述。

土耳其的邻国政策是一种被设计用来使该国重新融入包括巴尔干、黑海、高加索、中东以及东地中海在内的、周边邻近区域的政策。我们旨在通过体育、旅游以及文化活动等形式,深化土耳其与邻国间的政治对话、提升双边贸易、增加彼此的人员接触。在埃贡·巴尔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阐述其“新东方政策”时,并没有谁问过维利·勃兰特“德国是否业已失去”这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