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习近平眼中的世界

北京——11月16日结束的中共第18次党代表大会产生了新中国历史上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出任中共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明年3月他还讲出任中国国家主席。这位新任的中国最高领导人将如何领导中国的国内建设和改革进程,如何规划和实施中国的外交关系,等待着这位中国新领导人肯定不只是荣誉、权力和聚光灯,更多地可能是考验和挑战。问题是,这位中国今天最高权力拥有者究竟会如何来看待世界,又将怎样来处理对外关系,习的外交和他的前任胡锦涛的外交会不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和调整,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显然对展望未来中国的内政外交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国的领导人获得权力和运用权力的过程完全不同于美国的领导人。在一个竞选政治的环境中,政治领袖学会的基本要领就是如何兜售自己的理念和见解。在中国这样的“选拨政治”的环境中,领导人公开袒露自己心迹的机会并不多,向公众展示自己对世界事务认识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美国作为唯一的全球大国,美国总统的外交事务是其施政的重要内容。美国总统就重大的国际问题和事件直接发表观点和见解是很常见的。但中国迄今还是一个成长中的大国,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虽然直接主管外交事务,但并不需要直接在对外关系中经常喊话来表达自身和政府的立场,也几乎很少就重大国际事件直接发表媒体谈话,来传达和强调自己的立场和政策。除了毛泽东和邓小平之外,中国领导人很少让自己的个性和见解直接主导中国的外交政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习的外交”,将会继续是中国政府的外交,而很难期待是习自己的个性和认识主导的外交。然而,“习时代”的中国外交将必然不同于“胡的时代”。

首先,习近平这一代的中国领导人,接受教育和成长都是在改革开放之后。1978年的中国,刚刚开始向世界打开大门。习和他的同龄人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习西方的一代,是强调知识可以改变国家、改变命运的一代,更是深受邓小平务实主义思想启发、用于挣脱中国“左”的意识形态束缚的一代。他们年轻时的这种经历和认识,深深印刻在他们的观念深处。因此,当这一代中国成为国家领袖的时候,他们依然将继续兑现他们年轻时候的那份求知、求新的热情。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将继续愿意向世界学习,愿意在逐步推进中国改变的同时去追求中国的利益。2011年9月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后曾对《纽约时报》记者谈到他和习相处5天的印象,那就是习近平对美国的政治体制有兴趣。习事实上将对一切能够让他的国家强大的事情有兴趣。

从他们身上所接受的邓小平务实主义思想的烙印来看,习将会务实和灵活地处理中国外交中的棘手问题,例如和美国的关系。2012年2月习近平对美国的访问,在相当程度上是在复制1999年1月邓小平对美国的访问。习近平在美国与总统奥巴马会晤、参观五角大楼、发表午餐演说、到艾奥瓦州农家见老朋友、吃巧克力、看NBA。习在像邓1979年访问美国一样,走进美国白宫,也走进美国的社会,更愿意走进美国的文化。他访美的行程中,并不讲时间更多地花在谈论已经变得越来越沉重的两国政治和战略话题,而是像邓一样用自己的语言在表达对中美关系的直观、但却更加生动的理解。例如,他说“太平洋足够宽广、可以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即便对2011年11月美国宣布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不满,他也只说“在亚太关系中不应该过多地依赖军事力量”。在中美人权争议上,他同样“避重就轻”,强调“人权发展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些话不多,但却透露着习的一种信念,那就是不管中美关系有多少问题、争议、甚至潜在的冲突,领导人的战略能力之一就是“举重若轻”—再困难的事究竟如何去处理,首先取决于信念和心态:在信念上要坚信只要合作和诚意,就没有过不了的“坎”;在心态上,过多地纠缠于争议和对争议背后的利益的“盘算”和对方意图的“猜忌”,只会因为拘泥小节而失掉大势。

然而,习近平的这一代中国领导人,必然也是“中国信念”更加坚定的中国领袖。他们会对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和发展经济为中心的路径选择将更为自信。这种自信不是来自于对中国现在的官方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信仰,而是中国已经取得的成就和未来仍然将继续的崛起进程赋予了他们的自信。从这个意义上,习必定也是一位民族主义情感强烈的中国领导人。在他们的意识深处,继续“把中国的事情办好”,让中国变得更加强大和富裕,不仅是开创“红色中国”的他们父辈们的期待,也是他们政治生涯的理想归宿。对于自己的内政和外交,他们更想赢得掌声的,不是首先来自于世界,而是首先来自于中国。

在习近平对世界的认识中,只要中国继续坚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世界应该给予中国必要的尊重和应得的礼遇。因此,对于那些挑战习近平这一代中国领导人正在努力搞好中国的事业时,给予批判和恶意的人或者事,习的反击可能更加坚定。为此,习近平将是一位肯定在对外关系上愿意展露自己个性的中国领导人。2009年2月11日,习近平访问墨西哥时在和当地华人见面时所说的一席话,典型地反映了习这一代中国领导人对于自身工作和努力的信心。习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习近平这一代领导人对于正在把中国变得更好充满信心。在他看来,一个“更好”的中国,才能“更好”地贡献于世界。

戏剧性的是,世界对中国的期待,已经并不仅仅是一个“更好的中国”,更是中国应该致力于实现的“更好的世界”;或者是,一个中国人标准中“更好的中国”,可能将带来的“更坏的世界”。在习时代的中国,一个“更好的中国”和一个“更好的世界”,应该有更加平衡和建设性的理解。

习近平的中国外交肯定将具有习的特色和风采。这不仅是习是意味可能意志更加坚定的中国领导人,最重要的是,习近平对理解和处理与世界关系时正在变得前所未有的柔和与自如。2012年习近平访问美国留下了两个特点:一是他是一位经常在镜头面前“会笑”和“会放松”的中国领导人,二是他是一位在访问美国时主动去获取乐趣的中国领导人。他毫不顾忌地说他喜欢美国好莱坞的大片,他是NBA湖人队的“粉丝”。这样一位经常从美国文化中感受到乐趣、并且会自如地放松地笑的中国领导人,会怎么认识和处理与世界的关系呢?我们可以有理由相信,未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会因为习近平的到来,而更多地拥有与笑容和放松。真的如此的话,习讲给中国外交带来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