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2, 2014
0

日本能否再次崛起?

发自东京——3月那场地震海啸灾难的破坏程度比日本当局的最悲观预计还要严重。虽然灾难发生至今已近6个月,但总损失却依然无从统计。同时社会的动荡则与福岛核电站放射性泄露一样无法遏制,愈演愈烈。

如今这个国家再遭重创,穆迪和标准普尔两大国际评级机构都将日本国债评级调整到第四高的级别。

那么面对接踵而来的经济冲击,日本又该采取何种政策应对呢?

得益于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后采取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去年日本经济实现了相对健康的3%年增长率,高于美国和欧盟。但2011年的增长预计会比地震前更差。事实上第一季度经济较去年同期下滑了3.5%。

如今又有如此海量的固定资产和基础设施遭到地震和海啸蹂躏,使日本企业的产能萎缩,其损失相当于2%的GDP。但这或许并不是件坏事:地震之前日本经济已经供大于求,而供需缺口约等于GDP的5%。对于长期持续遭遇通货紧缩的日本来说,缺口下降到3%并引发物价上升的状况真是求之不得。

与此同时,在资本投资和其他特殊采购项目方面的高额公共支出将刺激日本内需。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毁坏了相当于当年GDP2%的相关资产。而这次的损失则想当于GDP的3.4%,意味着只要推行合理的公共政策,就能更大地提升国内需求。

而负面因素则是出于对核泄漏的恐惧以及供电不足,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也遭受重挫。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的报告认为电力短缺将影响未来三年的经济发展。如果东京大都市圈内的电力供应在今年内下降10%的话,日本的GDP就将下滑2%。

灾后日本内阁府宣称重建需求和物价上涨将带来相对较快的经济复苏。但笔者认为这个观点可能过于乐观,因为政府可能会加税来填补新的支出项目。此外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的极度萎缩可能意味着灾难对经济的影响要远超预期!

日本经济预计将在今年第二季度继续遭遇2.6%的同比下滑,直到7~9月才能恢复增长。但相对于政府的预测,经济复苏的启动时间将推迟到年末,中期年增长率则会维持在1.5%到2%之间。

而另一个问题则关于这场灾难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在灾难爆发一个月后所进行的调查,受灾地区超过60%的生产场所已经在4月15日前恢复运作。还有30%预计将在今年夏天复工,而剩下的10%则有望在秋后恢复生产。

但即便是供应链的其中一个小环节受损,所造成的影响都可能极为严重——分布在亚太地区的产业链尤甚。以日本瑞萨电子为例,这个年销售额1500亿日元(约合19亿美元)的中型企业负责为汽车提供某个必不可少的微电脑部件,供应量占全球一半以上。由于该企业受灾,丰田汽车5月初的产能利用率下降了超过50%。

同样,Kureha这个年销售额1300亿日元的化工企业负责供应全球70%的锂电池黏性材料——锂电池虽小,却是手机不可或缺的部件。芬兰的诺基亚公司有12%的锂电池需要从日本进口,并因此受到了地震海啸灾害的间接影响。

因此更多日本企业都在着手制定和实施“持续经营计划”。事实上,这类计划将成为受灾区域经济的关键议题。利用持续经营计划来确定其他的可替代供应商意味着该区域经济将以一种新的形势重新整合,而企业甚至会和自己的竞争对手建立合作关系。

但不幸的是,日本的官僚们却似乎缺乏类似的弹性。这次大灾其实证实了一个观点:日本就是一个极富活力的私人部门与死气沉沉的公共部门与中央政府的结合体。政府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中的所谓“危机沟通”中所犯的错误以及在救助灾民时的迟钝表现都一再印证了这个老观点。

但在国际关系方面,这场灾难将改善日本与周边主要国家的双边关系。例如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和韩国总统李明博最近都在福岛附近地区与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进行了会晤——也有助于缓解邻近各国对核泄漏的担忧。

此外,自从两年前日本民主党上台后就步入低谷的日美关系似乎在灾后有所巩固。日本自卫队在灾后拯救和修复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派遣了全部20万兵力中的一半进入灾区。而此举虽然严重削弱了日本的防御能力,但美国专门派遣了一艘航空母舰和巡洋舰来维护东亚安全局势,同时美军也与自卫队一道搜索灾难失踪者。

周边邻国都希望日本能尽快实现重建和经济正常化,而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政治领导。地震和海啸无疑使日本遭遇了深刻危机——但也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契机,使其能够推行拖延已久的全面改革。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